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投稿信箱:hkwtgvip@163.com
您的位1置:首页 > 散文
马齿苋
作者:马思源    发布日期:2021-07-05    来源:海南日报
 

马齿苋生长起来有赴汤蹈火的意思,田间地头,或是沟渠土坡,一大片一大片伏地而行,又痴又憨。

马齿苋属马齿苋科,叶片长而肥厚宽大,叶边形似锯齿,有如马的牙齿,故称“马齿苋”。春天一到,马齿苋在中原大地上漫无边际生发开来,采而食之,爽脆绵软,清香可口,微酸。马齿苋是杜甫爱吃的一道野菜,他在诗《园官送菜》中写道,“苦苣针如刺,马齿叶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没在中园”。马齿苋平凡,它在一众蔬色面前极不起眼。但啖之有滋有味,便起了爱护心,他为马齿苋打抱不平,这么好的菜蔬,疏离于人们的口腔,真是被埋没了。

农历四五月份始,马齿苋开花了。它不再贴地而行,红色或绿色的杆高昂而起,叶片对称地排布在杆上,烘托出一朵朵鲜丽明艳的花。黄色,红色,白色,紫色,蓝色,天与地间有什么颜色,马齿苋便会尽力用花朵表现出来。早上,阳光驱散最后一缕暗霾,它欢天喜地亲吻马齿苋,一吻则醒,马齿苋张开花瓣迎接阳光的热恋。遇阳光则花开,无阳光则闭合,农人又唤它“太阳花”或“午时花”。

中原人淳朴而务实,对花花世界之美似乎并不那么在意,他们更愿意注重实用价值。乡间务农,三五月间花开繁盛,香气馥郁,常有马蜂来往,人与自然的和谐会因误解而打破,马蜂本没有侵略性,但一旦认为人可能对它造成伤害,马蜂就会舍命去蜇,毒性之大,人的肉体几乎无法承受,被蜇处很快红肿起来了,痛起来了,痛得钻心。祖母弯腰在地里掐一把马齿苋,两手一搓,叶和茎都揉碎,患处擦几下,淡绿色的汁液敷于肿痛处,凉丝丝的,一会儿功夫就削弱了痛感。马齿苋汁液含碱,马蜂毒汁是酸,酸碱中和,毒性自然减轻。马齿苋减免了蜂蜇之痛,农人又称它“马蜂菜”。

马齿苋性酸寒,故能清热解毒,凉血止血。《民族药志二》记载:全草主治肺热咳嗽。《中国藏药》亦有记载:马齿苋,全草主治赤白痢疾,赤白带下,肠炎,淋病;外用治疔疮丹毒。民间智慧来自农人的实践,形成理论以文字形式留存于民间,又反过来指导和影响实践。智慧代代相传,也许就是人类生生不息的遗传密码之一吧。

马齿苋药用及食用价值兼具,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礼物。如此尤物,非食无以表达爱恋之情。

祖母热爱马齿苋,春末夏初,马齿苋郁郁葱葱,水灵灵活泼泼。祖母颠着小脚去地头薅,那时节马齿苋正肥美,水滴状的叶子绿得如同翡翠,红色的杆粗壮结实,祖母说,看,多嫩,一掐一股水!农人用语形象,可以调动人们的眼睛和心灵一起去感受美好。马齿苋甚是繁茂,伸手一搂就是一大把,去根,择净杂物,提出来一桶井水,清洗干净,把马齿苋放开水里焯。开水咕咕嘟嘟唤上几声,马齿苋一时间身段就欺了软,叶子的颜色也由鲜亮渐成暗哑,食物的模样初见端倪。挤汁,切段,盐醋蒜汁凉拌,再点上几滴小磨油,鲜美滑润,暑热里口腹为之一清。

祖母大多会炒食。锅内油少许,葱姜蒜辣椒等底料炒出香味,早起集市上割的一小块肉,细细切了丝,入锅翻炒,香味在狭小的厨房里待不住,自觉飘满了整个院落。再放入切段的马齿苋,继续翻炒,加盐、十三香,色香兼备。挑一筷头送入嘴巴,混合了荤味的植物清香从舌尖滑向肠胃,人便一时感觉走向了大地,和草木万物融为一体。

或是面蒸。湖南浏阳蒸菜名誉美食界,为什么闻名的不是中原乡村蒸菜呢。乡村叙事里,各种各样的青菜都可以拿来蒸,根达菜、红薯叶、萝卜缨、油菜叶……时令排列蒸菜的先后顺序,地里长了什么就蒸什么,一日三餐,千丝万缕,一蒸了之。马齿苋自然更不例外。夏日,采了马齿苋,淘洗干净,切碎儿,玉米面拌匀,放篦子上蒸,蒸熟后冷凉,调拌以蒜泥、香葱,撒一把芫荽碎儿,再滴几滴小磨香油,祖母说,给个皇帝都不换。

祖母已去世十余年,年少时与她日日相伴,吃了祖母不少用各种方式烹调的马齿苋。时日推移,祖母已不在,但她在我年少时光里的投影越发清晰。

我在微信朋友圈发马齿苋图片忆旧,应者芸芸。蒸、炒、焯,烧,包饺子、包包子,晒干了泡水喝……可肉炒、可素炒,可炒蛋;可凉拌,可做汤,可煮粥,可扣肉;可鲜食,可干贮。十八般武艺,展示的尽是植物对人类的恩养。

晒干,不失为保存的一种好方式。我当初在郑州生活,祖母曾托人捎去晒干的马齿菜。马齿苋最盛时,采来洗净,劈柴火把水烧开,在水的欢声笑语里,把翠绿翠绿的马齿菜放入沸水中焯,七八成熟即捞起。凉水在一旁耐心等待,煮出来的马齿菜凉水里快速冲,热与凉的瞬间交汇,给马齿苋以浸润,它们又回到了鲜灵灵的状态。控去水分,搦干。瘦高瘦高的祖母用力把沉重的秫秸箔搬到院子里,把煮好的马齿苋放到秫秸箔上,松散开,晾晒一下控制水分,然后等待草木灰的喂养。取来新鲜干净的草木灰,过细筛,筛去粗粝,留下绵软细腻的草木的印痕。簸箕盛了草木灰,轻轻倒进马齿苋,双手搓揉,马齿苋均匀沾上草木灰。草木灰可以吸附水分,马齿苋一两天就晒干了。轻轻抖去草木灰,装入大布袋,悬于堂屋梁头,闲冬熬菜或伙了“油滋啦”做馅儿包包子,可谓一绝。马齿苋经过草木灰的喂养后再晒干,最大限度上保留了蔬菜的鲜味和营养。过程异常麻烦,可祖母并不嫌麻烦,她想把力所能及的美好送给我。马齿苋在草木灰和劈柴火的加持下,历秋冬两季,已然成为我饭桌上的佳品。

上古有神话,记载,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彼时民不聊生。羿奉尧之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日十,射其九,小十惶惶然无处藏,恰巧看到马齿苋,灵机一动趴伏在肥厚的马齿苋下面。羿寻之未得,悻悻而去,方有今日风和日丽,人畜鸟虫草木化衍生息。太阳为报马齿苋救命之恩,保证永远不会晒死马齿苋。从此无论阴晴旱涝,清明人世,处处是一丛一丛绿茵茵的马齿苋。其后,即使羊啃之牛踩之鸡叨之狗咬之,人又锄之拔之揪之采之,却始终不能绝之,日烈如火,久晒不干,故又称长命菜、耐旱菜。

遍生乡野的马齿苋,趁着好风好日,茎叶铺展,小女儿挽着祖母置的竹篮,手把小锄,到野地里剜来吃,何不是人世的好滋味?

上一篇:难舍的乡情

下一篇:闲话“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