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投稿信箱:hkwtgvip@163.com
您的位1置:首页 > 散文
夏天深处的旗袍
作者:徐招治    发布日期:2021-07-12    来源:海南日报
 

夏天,阳光明媚,小区中若有似无的七里香幽香随风飘进室内,令人神清气爽。

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我郑重地取出那件新买的真丝旗袍,小心翼翼地穿上,并把头发盘起,梳了一个古典的半月髻,镜中,俨然立着一个古典优雅的江南女子。这件天蓝色的旗袍,是前不久去杭州游玩时买的,当我第一眼看见它,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旗袍的正面,一朵朵洁白的玉兰花绽放出夏日的光彩,我立马将它买下。

记得儿时,母亲也爱穿旗袍。翻看老照片,当时她才30多岁,梳着一对乌黑的大辫子,身材匀称,腰身苗条。一日,我和母亲一起上街买东西。也是夏季,街上人流熙熙攘攘,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身穿一袭素雅的棉布旗袍从我们身旁经过——好别致的旗袍,母亲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这衣衫真好看,穿上它像拍电影似的。”我想,若是母亲穿上这种旗袍,也一定很漂亮,就对她说:“妈,您也去裁缝店挑块布,您穿上旗袍一定好看。”母亲马上摇摇头,叹道:“我们农家人,平日里有干不完的农活,哪有闲心穿这样的衣服呀?”说完,母亲收回停留在那少妇身上的目光,拉着我走开了。我回望那位穿旗袍的女子,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当时,我想,等我有能力赚钱后,一定要买一件锦绣华丽的旗袍给母亲穿。

时光如白驹过隙,勤劳能干的母亲日日忙着家务,像太阳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菜、卖菜、养鸡、养猪,时间都去了哪里?时光都被所有的农活填满了,她无暇打扮自己,连心爱的长辫子也剪了。有一次回家,想带她去裁缝店让裁缝师傅为母亲做一件旗袍,母亲马上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一大把年纪了还穿旗袍,会让人笑话的,我可不好意思穿,就算你买来了我也不穿。以后呀,你自己买件漂亮的旗袍穿上,就当是代我穿的吧。”后来,我成家了,母亲升级为外婆,这时,我才发现,在岁月的侵蚀下,母亲已慢慢变老了,当年苗条的腰身不见了,头上冒出一根根华发,眼角爬出了深深的皱纹。想让母亲穿一回旗袍的心愿,就像一颗无法开花结果的种子,一直压在我心底喘不过气来。

五年前的夏天,已被脑梗折磨了两年的母亲,在我们的声声悲唤中,永远闭上了双眸。悲痛欲绝之余,我才意识到,让母亲再穿一回旗袍的心愿,恐怕只能在梦中实现了。我默默地立于穿衣镜前,旗袍上那一朵朵白玉兰花散发出圣洁的光芒,白玉兰也是母亲喜爱的花。母亲,您在天国看到了吗?女儿代您穿上了美丽的旗袍,这是夏天的记忆深处迟到的旗袍,在我心中,却是最美的旗袍。泪眼婆娑中,我闭上眼忍住泪,恍然间,母亲好像在天上,望着我这袭秀美的旗袍,笑靥灿烂如夏。

上一篇:闲话“女人”

下一篇:小得盈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