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投稿信箱:hkwtgvip@163.com
您的位1置:首页 > 散文
海边的艺术家
作者:谢永华    发布日期:2021-06-28    来源:海南日报
 

涛哥住在海边的小渔村。

也许是他和海有缘,他的名字中竟然也带有一个涛字。涛哥说,每天饭后他都要和老伴去海边看看。那海浪滚滚,波涛一个接着一个,将心头上的烦恼都淹没了。所以,他们很享受这种感觉,说罢,涛哥脸上露出了幸福而满足的笑容。其实,涛哥早前也是海边的养虾人,只是现在将虾场租给了别人养鱼。

我天生喜欢鱼,于是,便要涛哥带我来到渔场,一起去的还有涛哥的好朋友毛哥。我们在鱼池转了两圈,正好有工人在喂鱼食。当喷香的鱼食撒到水里时,红色的或青色的鱼便蜂拥而来,争相抢夺,好不热闹。于是,池水便沸腾了起来,大大的鱼池,顷刻间,似乎变成了一口巨大的锅子。我问工人,红色的鱼叫什么名字。东星斑。工人浑厚的声音在鱼池上空回响。东星斑,东星斑,我大声念道。这时,浑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鱼很贵的呢。其实,我内心的激动,也不亚于这沸腾的池水。我望着水中的鱼,眼睛久久未曾挪开,阳光透过木板的缝隙照射下来,身上细密的汗珠,像豆子般爆了出来。

涛哥见状,便提议说,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刚刚落座,涛哥便指着一个蓄着长发、大约六十多岁、颇有艺术家气质的男人说,这就是张老板。寒暄几句后,张老板屁股一扭,转身进入简易厨房,拿出几个精致的小茶杯,熟练地摆在桌上。

毛哥说,张老板一看就是个艺术家,肯定读了很多书吧?

张老板哈哈大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大声说道,我小学都没有毕业呢,还什么艺术家啰?张老板和毛哥差不多大,明显要比毛哥老很多。他脸上的皱纹,就像海上的波浪,竟然让人久看不厌。凌乱的长发,像海里的水草,风一吹,便左右摇摆起来。他穿着套鞋的大脚,一路来,一路去,咚咚的声音很是悦耳。我想,他要是走在柔软的沙滩上,那就是一幅极其特别的沙画了。

张老板给我们倒好茶,便耐心地跟我们攀谈起来。

我说你投资了多少钱?他说一百多万呢。我说,那你赚大钱了,东星斑120块一斤,一个池子有那么多的鱼。他看了我一眼,说,你看到的不是钱,因为随时都会发生变化的,只有钱到了口袋里才算钱。说罢,将手在袋子上拍了拍。我问,你为什么做呢?他说,我是不服气。这么多年来,我从国外亏到国内,从香港亏到海南,我就不信这个邪。张老板又说,其实,亏也罢,赚也罢,养鱼还是很好玩的,从鱼苗到成鱼的那个过程很有意思。看着幼小的鱼苗一点点长大,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内心的那种满足和充实的感觉,别人是绝对体会不到的。每次我一到鱼池边,它们就成群结队地游了过来,很是让人感到亲切,就像见到自己的家人一般。虽然,它们终有一天会离我而去,成为餐桌上的美味,或者无端地死掉,但我喜欢它们的心情,却从来不会改变。

说罢,他从冰箱里拿出两条鱼给涛哥看,说,你看这两条鱼没有伤痕,不知为什么就死了。所以说,养鱼的心理承受力要很强,有时候,看着看着,它就没有了。说罢,张老板的脸上露出了忧郁的神色。看得出来,张老板是有多么不舍鱼儿们毫无征兆地离他而去。

然后,张老板的语调弱了下去,说,告诉你们吧,我为什么要养鱼,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以前天天玩牌,天天喝酒宿醉,身体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自从养了鱼,我的身体全好了,一点毛病都没有了。所以说,看似养鱼,其实是在养心和养人。

那天,张老板很有兴趣,滔滔不绝地说。我认为,他是个名副其实的艺术家,鱼虾就是他完美的作品。

上一篇:电子书

下一篇:古人避暑有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