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在台北,泡书店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9-03-14 11:11

  这些年泡书店,能让我一次次流连,“宅”在里面的城市,台北算一个。所谓“宅”在台北,我首先想到的便是在温罗汀书店街散步。

  大陆的朋友们去台湾时总是必去诚品。当然我也不排斥,但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的期待,不过倒是有些小事值得回味。诚品每家店都不一样,我去过24小时营业的敦南店,也跟朋友一起逛过信义旗舰店,还去松烟店看过电影,就个人而言,我更喜欢诚品台大店。空间没那么大,读者大部分是学生,使得阅读环境极为清净。记得第一次进去,需要找与书店相关的书,店员迅速帮我找到。那瞬间倍感愉悦,这里的书籍肯定是我的菜。往地下一层走,放着安静的音乐,一排布包和文具手账的书籍,让我的脚挪不动了。后来我再去,直接自己找书,坐地上,翻阅。

  虽然背包里有台湾独立书店的地图,可到了台大附近,我几乎不看地图,也不按照计划走。每每走在温罗汀书店街上,从诚品到校园书房,再到唐山书店,我会想起在北京,从北大东门漫步到清华南门,那一路遇见的书店们。

  从诚品台大店到女书店,我喜欢漫无目的地压马路。走进女书店的时候,店内放着粤语歌。空间不大,还有一个小小的办公区。女书店的书籍分类好特别:世界文学、华文女性书写、女性主义、女书出版等,还有女性相关的论文和轻柔的手工布卫生棉。2017年,我再次散步到女书店,发现书变少了,空间布局也略有变化,听说换了经营者。

  后来,去女书店的次数变少了,但我还是会在那周边散步。有时候还会走进台大,纯粹走路,放空。在温罗汀书店街散步,尤其一个人的时候,总会遇见雷阵雨,而我总忘记带雨伞,有好几次在校园书房附近的星巴克里躲雨。

  写到这里,你会问我:台北的书店那么多,温罗汀书店街的书店们你都泡过了吗?

  当然没有。我是一个自由懒散型的书店体验者,遇见喜欢的一家书店,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去,但往往也会忽略那些从未去过的书店们。去年夏天做书店人的专访,很荣幸跟着唐山书店创始人陈隆昊老师一起漫步温罗汀书店。大热天的,好像我也忘记了热,这中间我们去吃了接地气的沙茶面和豆花,陈老师还会说几句四川话,太有趣了。

  我也讲了好多自己书里(《慢半拍,我的书店光阴》)的书店故事。陈老师讲自己书店并不多,反而告诉我很多温罗汀书店们的故事。他是那种很和善的长辈,爱倾听。跟他聊天时我总觉得有好多话想要说,跟书店也没多大关系。

  宅在台北,还有窝在文创园区的书店里办公。我记得在松山文创园区里的阅乐书店,从下午一直坐到晚上,对着电脑,把自己摄影课程第一课的文案写好了。那天傍晚,还坐在书店里旁听了一场讲座,记不住内容了,只记得是一群老年人们的分享会。

  阅乐书店的对面就是诚品生活。2015年,我第一次到诚品(松烟店),为的就是去诚品影院看电影。那段时间,台北上映美国电影《我想念我自己》。在台湾,电影和原著同名。女主角爱丽丝五十岁那年,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差,有一天,她突然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迷了路,她患的是阿尔兹海默病。电影让我记忆最深的是,阿尔兹海默病的初期,折磨人的心智,徘徊在清醒与不清醒之间。让我佩服的是,女主角在演讲的过程中,演讲稿因她的紧张落地,她还是捡起来继续。那一刻她是清醒的吗?2017年,我在诚品影院看了文艺片《相爱相亲》。说实话,工作日期间,我爱选诚品影院看电影,就跟在北京选库布里克对面的百老汇影院一样,一是上线时间久一点,再就是人少清静。

  说回到窝在书店里办公吧,华山文创园区有一家书店叫青鸟书店。对我来说,在人流密集的地方,最好的方式就是找书店坐下来。第一次去青鸟书店,没想到店里有那么多人,不过很安静,最适合写手账,一晃,两个小时就过去了。之后,青鸟书店被我称为“适合一个人独处”的书店。台北的夏天很炎热,我曾窝在店里办公3小时,青鸟的音乐很放松,艺术类的书较多,这是一个闹钟取静的好书店。不过我一直很纳闷儿的是,青鸟书店靠窗的那个位置,要么有人坐,要么桌上放着预约牌,我好像从来没在那个位置发过呆。

  宅在台北,最后应该说说,睡进书店。

  台北101附近有一家不那么好找的旅行主题书店:鹿途中旅行书店。老板是两个年轻女子,很热情。第一次走进书店,整个晚上我们都在聊天。从台北的书店展开,到北京,再到东京,我们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我时而看看墙上收藏的世界各地的星巴克杯子,时而端起我爱喝的港式奶茶,不用太多言语,我知道我们是同类。

  书店打烊后,我们又去了附近的夜市。她们带我逛夜市,发现一种好吃的食物,每个人都拿在自己手上尝一口,让我觉得像是闺蜜行。后来我才知道她们俩是同学,用我们的话讲是“发小”。能一起玩儿到大,还能一起开书店,没有比这真情实意的成长更美好的了。

  这些年到台北,我的第一站和最后一站,必然是到鹿途中旅游书店。最近两年,鹿途中旅游书店的创始人Eva在书店开展“跟着背包客认识全世界”计划,让鹿途中成为台湾第一家让世界各地的旅人用“沙发冲浪”的方式在书店分享自己国家的文化及旅行故事的书店。分享者可以在书店免费住宿2到3晚,经过一年半的时间,已经有近三十个国家的旅人们前往书店住宿并分享。

  我也算是其中的一位旅人吧。鹿途中旅游书店的二层阁楼里,有床,有书,空间不大,但是很温馨。晚上,跟着Eva和鹿鹿去夜市吃美食,回到书店,我们还会聊一会儿天,那种家的温暖,一直在我心间。

  四年来,无论是在温罗汀书店街散步、窝在文创园区的书店里办公,还是睡进书店,我总觉得,台北的书店是要那种跟它保持一点距离的“宅”,才会记得深,也才有一次次想要泡的美吧。

  作者简介:好摄女,书店记录者,行摄40多个城市的书店,记录书与人的故事。著有《慢半拍,我的书店光阴》等。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好摄女] [编辑:胡恺睿]

 
独家访谈
事实上只要有语言、文字,有人的思想感情,文学就不会灭亡。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