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溪之美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12-10 10:23

  文/明斋

  贵阳开会,入住花溪区万宜丽景酒店。酒店门庭逼仄,马路市声沸腾。见同行的朋友面露不悦之色,我提醒说:“贵州这地方,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分平,建筑更是见缝插针,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随遇而安,应该知足啊。”

  确实是应该知足的呀,酒店的对面就是闻名遐迩的花溪公园。散会之后的闲暇时间,约上几位好友,趁着落日留存下来的美好时光,漫步于落叶铺就的林荫小径,观赏溪水潺湲,谛听林间鸟鸣,仰=望流云浮空,俯察水草招摇;或者闲坐于石墩之上,看红男绿女依偎慢行,赏风吹黄叶翩然而下,天籁悦耳,美景润心,愁云散去,心境澄明,这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呀。

  据载,此地胜景久已闻名。明代崇祯十一年(1638)4月14日,著名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就曾来到此处游历,饱览了大好风光之后,在其《滇游日记》中欣然写道:“大溪自西南峡中来,自此东转,抵东峰下,乃折而北去,有九巩巨石梁,南北架溪上,是为花仡佬桥。”到了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举人周奎始于此处构建园林,营造馆舍桥梁,后来屡经兴废,其中颇有曲折,直到1937年才建成公园并逐步对游人开放,并改“花仡佬河”为“花溪”,取“花开四季,溪水长流”之意,当时称之为中正公园,新中国成立之后改为现名,沿用至今。

  漫步于曲径之上,举目四望,但见小山数座,参差其间,或突兀孤立,或蜿蜒绵亘,山环水绕,水清山绿,堰塘层迭,风景殊胜。虽是秋冬时节,花期早已过去,然浓绿丛中尚有红黄花朵点缀其间,格外引人注目;曲径旁的一渠清流,叮叮咚咚地哼着小调,潺湲而下,忽然觉得,此地取名“花溪”,确实绾合风景特点。尤其是行走于百步桥上,湍急的水流从石墩间跃出,泛着白色的光,飞溅的水珠飘到脸上,给人以清冷的感觉,而经过了数十年踩磨的石墩则光滑可鉴,每迈出一步,随时即有倒伏之忧,即便是肢体平衡能力极强的人,也须小心翼翼方可通过。然而,最美的风景也在这里:且不必说青峰倒映,水光山色潋滟成了一片;也不必说溪畔红花闪烁,明艳得让人心醉;就是那颤颤巍巍地摇摆于桥墩之上的少妇少女,恐沾裳而浅笑,畏倾倒而敛裙,那种仪态和韵致就动人极了,也美丽极了。

  花溪公园的曲径处,耸立着一尊天然的石头,上面刻有“爱河”二字,清晰可见。友人悄声问道:“这里有什么故事吗?”确实是有故事的啊!1944年3月12日,著名画家徐悲鸿先生与廖静文女士就是在这里举行的订婚仪式,花溪的真山秀水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也是在这一年,著名作家巴金先生与萧珊女士正是在此地喜结良缘的,后来巴金在《怀念萧珊》一文中还深情地写道:“她同我谈了八年的恋爱,后来到贵阳旅行结婚。”现代文学史上的这段佳话伴着花溪的山水流传至今。友人闻听,恍然大悟,自语道:“有情之人,共浴爱河;佳话天成,实在美妙!”

  踩着软软的落叶,走在回转的路上,心想,花溪的美到底在哪里呢?应该在于自然,在于天趣,在于人文,在于有着诸多美妙而浪漫的故事。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明斋]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文学这种东西,有一种植物性,想想它,浇浇水,慢慢就会长出枝叶来。”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