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外求词,展示宋词的内在之美
——评《内美的镶边:宋词的文本形态与历史考证》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12-03 10:12

  景刊宋本

  镶边,保存文学的复杂性

  要让事实性的考证真正生发出对具体问题的认识作用与批评效力,并非易事,需靠研究者有效勾连内外的“镶”的功力。正是作者闪现于书中的艺术感悟力与思辨力,赋予其考证工作以阐释的深度。书中涉及文学审美的议论不多,然多有灼见。如论姜白石词编集时的“补序”问题,提及这一现象或可作为理解白石词“兴寄深微”特征的另一路径:正是词序与正文之间或补充或“排除”的互文关系,使文本意义显示出多元的可能。又如考察王安石集句词的“异文”现象,将之与王安石词“雍容独特”之艺术面目相联系:“作者能够‘灭尽针线之迹’的最终决定因素,是王安石在解脱诗句原本限制的基础上,先行将其泛化,并用来和半山园相吻合……在王安石笔下,却能略去现实生活的苦境,借助前人成句注入个体情感,形成王灼所谓的‘雍容独特’之面目。”无论是评欧阳修:“欧阳修的坦荡胸怀,的确无劳寓言委曲出之;但在具体创作中,他内蕴的思想与发抒的情感会在文字间形成一种‘彼此变换’的效应。仅仅以平易视之,有失欧阳修创作的胜处所在”,抑或是论晏小山:“以‘山谷诗’与‘小山词’在时间、地点与人事的重合性推断,《临江仙》词表象虽为与‘莲红云蘋’诸位歌妓的离情别绪,但此种哀伤与无奈的情绪并非是单一的,其中不免夹杂有熙宁、元丰之际士大夫间相同的感慨,而这种情感也是整个时代氛围所造成的,无论黄庭坚抑或晏幾道,都无可逃避”,作者向我们展示了,对更为广阔的思想文化背景的观察,如何得以返回到对具体文本艺术思想的理解中,进而拓展词学批评的深度。

  也许稍显遗憾的是,上述这般对考证之批评效力的运用与发挥,在本书中并不十分多见,作者之用力深处仍在“考证”,而非“批评”。本书描述式而非论证分析式的写作语言也强化了这一点。诚然作者的研究旨趣并不在理论阐释,然而一旦“外缘”要向“内美”靠近,则从陈述事实迈向分析评述的“超越”工作便必不可缺。作者似乎预设了“内美”之不可言说,以此为自己的工作划明边界:“从常州词派与王国维都在借助‘楚辞’对它作描述来看,这个属于‘内美’的特质,相当程度上是不落言筌的。如何从‘形式’与‘情境’的角度对它进行阐释,仍旧是需要作进一步的努力,尤其是要有更多的针对不同的词人、具体的词作以及各异的词调展开批评的实践”;“因此,这里并不急于去‘解释’——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如果没有足够可用的研究条件,则还是停留在‘外缘研究’本身为妥当。”纵观全书,“外缘”之翔实清晰,与作者所论“内美”的恍惚莫测形成鲜明之对比。作者一再强调“内美”问题对于宋词研究的重要性,却又一再悬置对其进行正面探讨。虽然外缘研究本身有其独立的价值,但若作者的学术抱负并不止此,则往“内”走的努力应当是学术发展的必然要求。

  本书描绘式的研究方法所显示的另一特点是:作者没有将任何既成的理论概念或研究范式简单套在研究对象之上——虽然本书的研究不乏对诸如“文本形态”“手抄文化”等流行概念的呼应。诚如“镶边”一词所示,作者所做的工作是沿着具体问题的边缘,呈现其具有独一性的图案,“针对不同的词人、具体的词作以及各异的词调展开批评的实践”。拒绝概念先行、寻找具体文本的启示,而非用已知的答案嵌套并简化未知的现象——这样的“镶边式”研究,宛如以匠人精神而为的手工制作,虽赶不上流水线生产的标准化与高效率,却可能保存了文学本应拥有的复杂性,并提供真正的原创可能。但反过来看,本书的每一例个案考察都具有启示性,但一个个具体问题的解决,如何生发出更为普遍化的意义,对学术界产生启示与对话,或许是作者可以进一步用力之处。马里扬用整个秋天来解释一片叶子的纹理,而如何从描绘一片叶子,走向呈现一棵树,进而重塑世人对秋天的感知,大约是笔者对作者今后研究的期待。

  (作者:姚华,系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传播学院讲师)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姚华]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文学这种东西,有一种植物性,想想它,浇浇水,慢慢就会长出枝叶来。”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