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国古代图书装潢艺术,别样视角了解古籍之美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9-25 09:26

  千百年来,古代图书装潢具有不少值得欣赏与借鉴的艺术形式与内涵,但许多人因为不容易接触到高级别的文物原件,对此没有直观的认识。将于11月份揭幕的上海图书馆2018年度大展 “中国古代图书装潢艺术”,让人们有机会从这个特定的视角了解古籍之美。

  记者获悉,此次大展将展出明清以来知名收藏家项元汴、黄丕烈、龚心钊、吴湖帆等装潢的珍贵典籍,文献品类涵盖佛经、书籍、碑帖、尺牍,装池形式包括线装、蝴蝶装、经折装、册页装、卷轴装等,并分类展现绘画、书法、篆刻等传统艺术在图书装潢中的运用。目前,重量级展品已陆续公布,每一件都堪称是上海图书馆的镇馆之宝。

  蝴蝶装,宋代流行的书籍装潢样式

  据上海图书馆2018年度大展学术顾问陈先行介绍,古代图书的装潢不仅仅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是评判古籍等第高下的一个重要依据。在第一部官修善本书目——《天禄琳琅书目》中,便明确记录了以不同质地色彩的材料装潢不同版本级别古籍的情况,说明图书的等第越高,装潢的档次也越高。比如,宋代流行的一种书籍装潢样式是蝴蝶装。具体做法是,把书页依中缝将印有文字的一面朝里对折,各页中缝对齐粘在一张裹背纸上,然后再装上书衣。真正的宋装今天已难能见到,蝴蝶装的样式,主要通过 “黄装”来了解。“黄装”是指清代著名藏书家、版本学家黄丕烈装潢的书。黄丕烈凡得到宋元旧本,往往用蝴蝶式重新装池,书林俗称 “黄装”。

  本次展览将展出的一部宋刻孤本——《重雕足本鉴诫录》,是 “黄装”的一个样板。这是五代后蜀何光远纂辑的一部书,汇编唐、五代有关政事的故实。从书上留下的痕迹来追溯,它在明代曾经是大收藏家项元汴的斋中之物。清初,朱彝尊、王士禛、曹寅等大名家曾经过眼,最后黄丕烈以高价将其买下,每页花去银子四钱六分。书到手后,黄丕烈对它进行了重装,并在题跋中详细记录下了具体做法。大致意思是:这书原先是项氏天籁阁装的,在破损处补缀的都是明代的白纸,与宋本旧书页颜色配不上,所以自己在重新装潢这书时,特地用储存的宋代旧纸替换了明代的白色纸,只是裁切保留了项元汴钤盖收藏印的部分,所以才会有整幅黄色的背景上出现两小方白色的 “奇观”。除此之外,黄丕烈还专门用宋代金粟山藏经纸制作了书衣,并为此书订制了织锦函套和楠木书匣。在黄丕烈之后,该书又传到了同治、光绪两朝皇帝的老师翁同龢手里,成为著名的翁氏藏书中的一部,堪称国宝。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通过大量阅读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作家——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等人的作品,为我的写作的脱胎换骨奠定了理论基础。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