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肖复兴:写作源于对世界的深情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7-02 10:27

  肖复兴速写作品

  文\海南日报记者 徐晗溪

  肖复兴是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创作较为活跃,收获颇为丰厚的作家之一。他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曾先后担任《小说选刊》副总编,《人民文学》副主编等。著有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报告文学集、散文随笔集和理论集一百余部。《音乐笔记》获首届冰心散文奖,《忆秦娥》获第三届老舍散文奖等。

  他的散文创作涉猎范围很广,有的抒写亲情,有的描画世事,有的洞察人生,有的谈艺随笔。这些作品朴实无华,向人们讲述着一个个看上去颇为平常的故事,而正是在这一系列似乎谁都可能经历的故事中,作者写出了他对生活的独到观感,写出了人的处境,人的精神渴求,写出了社会在其演进发展过程中的细微变化。

  不久前,肖复兴的散文集《十万春花如梦里》刚刚付梓。新作中,71岁的肖复兴述往怀人,深沉恳切,呈现了亲人之间、师友之间、名人之间诸多真诚而美好的情怀。近日,海南日报记者在海口远程连线肖复兴先生,跟随他一步步坚实的脚印,在字里行间中感悟一书一时代、一书一人生,领略那些经岁月沉淀而愈发厚重的真诚、美好、爱和感动。

  肖复兴近照

  谈北京:

  “北京是世界独一无二的北京,是别的任何一座城市所不能取代的。”

  记者:您最近在进行与北京主题有关的散文书写,比如出版了《十万春花如梦里》《我们的老院》《蓝调城南》等,请问北京在您的写作中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肖复兴:北京主题方面的写作,确实是我一直努力想做的事情。大约十四年前,我偶然路过前门,顺便回我们的老院看看。那是一座有着百年历史的老会馆,我在那里住了21年,一直到21岁去北大荒,从北大荒回北京后,又在那里住了几年,可以说,我所有童年少年和青春期的记忆都在那里。

  让我惊讶的是,许多以前的记忆,已经被现实涂抹得面目皆非,我们的老院和那条明朝就有的老街,也都已经变得面目皆非,到处张贴的是拆迁布告。当时,我心里想,我来晚了,如果再晚,恐怕好多地方还得拆,该抓紧点儿了。就是从那时候起,所有的记忆在那一瞬间被打开复活。北京主题的写作,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北京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北京,就是因为有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文化,是别的任何一座城市所不能取代的。对于我,阅读北京,是一件需要不断重复的事情。尽管我几乎一辈子都在读北京,但未能真正读懂它。

  一连几年,只要有空,我都回去那里看看,找老街坊聊聊。这座城市,有我和他们共同的情感。2006年出版《蓝调城南》的时候,我在书中引用了土耳其诗人纳齐姆·希克梅特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有两件东西不会忘记,那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孔。

  不断重读北京,是我这些年来的功课,不仅是为了写作《蓝调城南》《我们的老院》《八大胡同捌章》《十万春花如梦里》这几本书,更是为了不断加深了解认知北京城的感情的必需。苏珊·桑塔格说:最有价值的阅读就是重读。她强调了重读的价值与意义,指出了最重要也最有效的一种读书方法。其实,无论读书,还是读人,或是读城,重读都是必须的,因为这是读懂的入门基础,是读懂的知识储备,是历史与现实之间有效的链接,既是相互链接的桥梁,也是彼此映照的镜鉴。

  作为一座古城,北京的面孔不应该仅仅是高楼大厦,那很可能只是另外一座城市的拷贝。母亲和城市的面孔,可以苍老,却是不可再生的,经不起我们肆意的涂抹和换容。我希望以我自己浅薄的努力,为这座城市写传。世界上有很多作家毕生专门为一座城市写传,比如芝加哥的索尔·贝娄和德莱赛,都柏林的乔伊斯等。我只是觉得自己做的太晚了,再有就是能力不足。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徐晗溪]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肖复兴是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创作较为活跃,收获颇为丰厚的作家之一。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