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诗人的心 学者的魂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6-25 15:05

  闻一多在治印。

  1940年,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在云南大普吉镇合影。左起:朱自清、罗庸、罗常培、闻一多、王力。

  【述往】

  清华园的清雅

  1932年8月,父亲应聘回到母校清华大学担任中国文学系教授,他谢绝了中文系主任的职务。学校还在扩建,房子不够。父亲暂时只身住在西门外的达园,半年后才搬进新建的西院教职员宿舍46号。

  1934年11月,新建的教授宿舍“新南院”落成。父亲分得了其中最大的寓所之一——72号。这里有大小房间共14间。电灯、电话、冷热水、卫生设备一应俱全。环境也十分幽静。宽敞的庭院由矮柏围成院墙,一条甬道直通居室。

  这是父亲一生中住过的最好的居所了。他十分高兴,再一次施展了艺术家的才能,对新居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和布置。母亲说,“新南院”的住户,大多在院内栽种各种花卉。父亲却在甬道两旁植上碧绿的草坪。草坪上只各点缀一个鱼缸,里面几枝淡雅的荷花,几条金鱼在其间悠然游弋。放眼望去,别人家院里五彩缤纷,我们院中却满目青翠。

  最令父亲自己满意的,大概要算他亲手在书斋窗前栽种的那几丛竹子了。他爱竹如宝,精心伺弄,使它们生长得枝繁叶茂,后来在昆明还时常念起来呢。

  这潇潇翠竹、茸茸绿茵,透过书斋纱窗,与斋内满壁的古书、根雕的太师椅浑然一气,构成了一幅清新高逸、充满诗意的画面,人在其中,不由不勾起无穷的雅兴。

  回到母校,父亲倍感亲切。这里是哺育他成长的地方,他曾“饿着脑筋,烧着心血,紧张着肌肉”(《园内》)像灵芝一般在这里茁壮开放,由一个天真少年成长为一个热血青年,也曾怀着赤子深情在大洋彼岸为她热情讴歌:“你是东方华胄的学府,你是世界文化的盟坛!”(《园内》)

  阔别十年,学校在军阀混战的动乱局势中几经波折。如今在校长梅贻琦的主持下正走上励精图治的道路,延揽了不少人才。中国文学系的师资阵容也较强大。教授有朱自清、俞平伯、陈寅恪、杨树达、刘文典等著名学者。父亲功底雄厚,但他仍觉得自己是半路出家,励志加倍奋进。

  清华园学术气氛浓厚,校内环境清静,父亲埋头书案潜心治学,正如他在《园内》一诗中所写的那样,像苍松一般“猛烈地”,像西山一般“静默地”工作——

  这里万人还在猛烈地工作,

  像园内的苍松一般工作,

  伸出他们的理智的根爪,

  挖烂了大地底肌腠,

  撕裂了大地底骨骼,

  将大地底神髓吸地,

  好向中天的红日泄吐。

  这里万人还在静默地工作,

  像园外的西山一般工作,

  静默地滋育了草木

  静默地迸溢了温泉,

  静默地驮负了浮图御苑;

  春夏他沐着雨露底膏泽,

  秋冬他戴着霜雪底伤痕,

  但他总是在静默中工作。

  当然,这工作并不是书呆子似地全无目的,是要为“他们四千年来的理想”,为弘扬祖国伟大灿烂的文化而努力——

  这里努力工作的万人,

  并不像西方式的机械,

  大齿轮绾着小齿轮,

  全无意识地转动,

  全无目的地转动。

  但只为他们的理想工作,

  为他们四千年来的理想,

  古圣先贤底遗训,努力工作。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闻名]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须一瓜说:“人心就跟小昆虫一样,都有趋光性。不要忽略我们心目中的恶,也不要低估我们心中的善。”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