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石榴花妖娆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5-11 15:17

  文/寇俊杰

  五月到了,正是石榴花最妖娆的时候……

  对石榴最初的记忆,是在年画上看到的:一个大胖小子穿着红肚兜,头上只在两边留两片头发,怀里抱着一条红尾大鲤鱼,开心地笑着。年画四周飞着几只蝙蝠,下面还有金元宝、裂开的石榴、桃子、梅花鹿、仙鹤、松树、牡丹等,整张画面都是满满的,花团锦簇,福贵喜气。对于画上的内容,有些我是知道的,但为什么要画上石榴呢?奶奶张着没牙的嘴,乐呵呵地说:“那是让人多子多福。你看,石榴的籽多得都咧开了嘴!”我仔细想,还有没有比石榴的籽多的果实呢?我想了半天——还真没有!后来,我家也种上了石榴树,但是我更喜欢石榴的花。

  五月正是初夏,天似乎猛的热了起来,让人很不适应。这时,原来苍翠的石榴叶子间星星点点地露出了几点红,叶的绿,花的红,每一种颜色都是那么纯正,让你看不出一丝杂色。不几天的工夫,那点红迅速膨胀,长成一个个小喇叭,喇叭口里是红色的花瓣,里面几根黄色的花蕊,红的花、黄的蕊、绿的叶,面对这样的颜色,让人不得不佩服它神奇的、醒目的力量。我不知道,交警最初在设计路口的指示灯时,受没受到过石榴树的启发。

  石榴花就这样一天天开着,直到有一天,父亲吸烟时,我看到父亲的烟袋一闪一闪地冒着烟,也想要。父亲不给,我就不停地哭闹。父亲说:“我给你做一个吧!”他带我来到石榴树下,挑了一朵最大的花,用铁钉在花托上扎了一个小洞,又从麦秸垛上找到一根一指长的、硬挺的麦秸,然后把麦秸扎进石榴花上,递给我说:“给,你的烟袋做成了!”我接过来,高兴地说:“这个烟袋真好,还有花呢!”我把它噙在嘴里,学着父亲的样子,滋滋地吸着,别提多美了。

  玩了一会儿,我叹了一口气,说:“唉,只可惜少结了一颗石榴。”父亲吸了一口烟说:“不碍事。我给你找的是一朵诳花。”“诳花?”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就是不能结果的花,”父亲指着石榴树给我说:“你看,花托下面的小圆球将来能长成石榴,可是有的没有,它就是诳花,花一谢,就什么也没有了。”我顺着父亲的手指找寻,真的,那些花看起来一样,可仔细一对比,还真有差别,而且诳花总比有果实的花开得妖娆。“可是,开得好有什么用呢?它毕竟是诳人(骗人)的花。”父亲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庄稼人要得是实用啊!”

  很多年过去了,每当五月,每当我看到石榴树的一树繁花时,我总会想起父亲的话……

[来源: 海口日报] [作者:寇俊杰]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我总觉得一个人写诗,不要把自己的诗越写越优雅。因为诗歌和生活的关系就像是在谈恋爱,诗歌最关乎一个人的品格,流淌的是一个人最真诚的情感。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