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的女人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5-09 08:33

  文/周伟

  老街的街口总站着一个擦鞋的女人,在她的身旁,有两把半新不旧的藤椅,抹得干净泛光,一尘不染。

  小城的早晨,是勤劳而又新鲜的,这个擦鞋的女人也是这样。她一脸微笑地立在晨曦里,迎来送往,大方地和来来往往的行人打着招呼。她不像那些擦鞋的人,不厌其烦地问擦鞋吗?她也问,问:去上班?去买菜?去送小孩?……等等,很得体,很亲切。

  我早早去上班,她见着我,一脸笑,问:上班去?有时,她还提醒我:抓紧点,要迟到了。我一看手机,果然时间很紧,就加紧了步伐。走了几步,回过头去,她也看着我,一脸的友好,满是真诚的笑意,目送着我。

  有时,我赶个早提前去加班。她比我还早,见着我,还是那样得体的关切:这么早,吃了早饭吗?我说:太早了,吃不下;要开会,得早早地去做准备。她就认真地说:哦,真忙呀!不过,空腹不好,多少也得吃一点。我点点头,感到暖心体贴,走起路来,脚步轻快,如履春风。

  后来,每回经过她的摊前,我就放慢了脚步。她看到我,就笑,然后定定地看着我脚上的鞋。我会意,一屁股坐在她的椅子上。她笑着说,早啊!我说,你比我还早呢!她就呵呵笑着,说,老辈人说的——人勤春来早!

  然后,她埋下头来,认真擦鞋,再无言语。她先把要擦的鞋捧在胸前,在鞋的全身打量,用鞋刷轻轻地刷去尘土,不急于上鞋油,而是用一个小喷壶对准皮鞋面喷潮,再用另一鞋刷蘸点鞋油,在潮的地方打着圈把鞋油涂均匀,然后从鞋尖部位开始擦,一点一点地往后。擦完一只再擦另外一只。两只鞋擦完后,她又重新擦一遍,和上次打圈擦不一样,这次是直线来回擦。最后换软棉布擦,棉布缠在右手上,四指并拢用力向外撑,飞速地来回,啪啪啪地,声响如歌……

  她擦出来的鞋,一尘不染,油光锃亮。尤其,她把每双鞋的鞋带都要解下来,揉在手心,用洗衣液浸了,再用清水冲洗干净。然后,她手执鞋带一端,抻开,在空中甩得啪啪作响,一下又一下。只几下,鞋带就甩干了,洁净似新。

  接下来,她帮我系鞋带,执带似丝,穿孔如飞,左手内扣,右手外扣,绕一圈,左手抓右绳,右手抓左绳,绞花一般。最后,用力一扯,成了:好一个大方美观的蝴蝶结!

  一看,很好,美丽在我的鞋上,幸福在她的脸上。

  这时,她抬起头来,再用手抹抹我的鞋面,无一丝灰尘,又轻轻地向鞋面上吹一下,再抹一下,舒口气,她轻轻地抚一下自己额头上的秀发,站了起来。晨曦中的她,朴素得体,脸上红润,健壮生动,让人感觉到一份真实的美丽。

  后来,不经意地和她聊天,听她聊起她的家乡、孩子和工作。她说在这儿擦鞋,一擦已是20多年了。20多年来,擦鞋挣钱、养家糊口,把儿子送进了高中,送进了大学,直到参加工作成家立业。她说,儿子现在在广州那边打拼,创业办了个小厂,还红火着……

  我说,擦了这么多年鞋,你现在也该回去享享清福了。她说,也是的,儿子好几次都要她去带孙子,说一家人在一起比啥都好。我说,那当然,回去吧。她却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儿才说:“我是劳碌八字,动惯了,做顺手了,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歇不下来……”

  她没有说下去,我也没有再劝下去。她低下头,一丝不苟,双手在我的鞋面上飞舞着,美丽着。

  我每回见她捧着鞋的样子,就像捧着一个宝贝似的,全神贯注。有一天,我听得真切,她竟自言自语地说:“鞋啊,不是你穿着它走,是它带着你往前走呢!”

  一个夏天,在老街的街口,我没见着她。我四下里张望,还是不见她的影子。那个早晨,无风,闷热,还有些焦躁不安。接下来几天,仍然不见她出现,没有她的老街街口,仿佛少了一道风景。

  后来,我终于听说,这个擦鞋的女人终是经不住儿子的软磨硬泡,到儿子工作的城市带宝贝孙子去了。

  起先两三年,她整日忙忙碌碌,在儿子宽敞明亮的家里逗小孩、喂养小孩、做饭做家务。每到节假日,大小一家人逛商场、游公园、下馆子,她却免不了一双眼睛滴溜溜地盯着过往行人、游人、顾客的脚上看。后来孙子进了幼儿园,她闲着无事,一日竟背着椅子,操着家什上了街,又在一条大街的街口摆起了擦鞋的摊子。不巧却被城管逮个正着,让儿子去领人。堂堂公司总经理的儿子颇感蒙羞,破天荒在老娘面前发了大火。

  再后来,她又回到了老街,还是风霜雨雪里立在老街的街口,一脸笑,勤快、整洁、生动、阳光。

  远远地见着我,她似见了亲人一般,说,好久好久了,人也蔫了,手也生了……她注视着我脚上的鞋,我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也瞧了瞧自己邋遢的鞋,说,早该擦擦了!

  她把我的鞋捧在手上,又一丝不苟地擦起鞋来。擦好了,抬起了头,兴奋地对我说:“鞋不擦不亮,人不勤不精神!”

  我频频点头称是。望着晨曦中的小县城,有几分美好、清丽和诗意……放眼打量,自己好久没有注视这近处的风景了。

  一晃数年,我离开老街很久了,好想再回去擦擦鞋。

  我想,她一定在,她已经立成了老街街口的一道风景。

  这么多年,她早把自己当成老街的人了。

[来源: 海口日报] [作者:周伟]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我总觉得一个人写诗,不要把自己的诗越写越优雅。因为诗歌和生活的关系就像是在谈恋爱,诗歌最关乎一个人的品格,流淌的是一个人最真诚的情感。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