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拧苇哨的小姑娘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5-07 09:36

  文/张红梅

  “你娘聪明,人家从小就会拧苇哨,咱可比不了。”爹说这话的时候,话里话外虽然多多少少有点揶揄的味道,但那脸上却无不是宠溺的笑意。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姐弟几个便是知道,父母又在打趣斗嘴,父亲认输。

  “哼,这话都说一辈子了,也不嫌虚得慌?”娘故作无奈的表情下面隐藏不住的幸福感,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宣布握手言和,而母亲的记忆却再次回到了她的童年。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一个汉子赶着一辆老牛车,车上四五个不足十岁的孩子,他们唧唧喳喳,童稚的声音飘荡在芦苇荡的上空,一只只悠闲在苇地里的鸟儿被他们惊起,扑啦啦飞向远方。

  “咱们商量个事呗,我给你们每人拧个苇哨,需要拿钱来换,你们看看行不?”汉子有点狡黠的笑着说,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天真可爱,汉子有意逗逗他们。

  “行喽”、“行喽”、“我要”、“我也要”……孩子们争先恐后把攥在手心里的钱伸向赶车的汉子。

  只有一个小姑娘依旧稳稳地坐着,没有要动的意思。

  “丫头,你呢?”汉子回了回头,瞄了一眼小姑娘。

  “俺不买,俺自己会拧,俺要拿这钱买上学的东西去。”小姑娘有些害羞,但那表情里透着坚定。

  时光荏苒,当初的那个小姑娘现在已经两鬓斑斑年逾古稀。回忆总是美好的,母亲常常沉浸在遥远的往事里不能自拔。

  那次搭车去供销社买东西回来,小孩子拿钱换苇哨的事很快就传遍了小村庄,以至于后来姥娘也是逢人便说:“俺这丫头才有主见哩,谁也甭想糊弄她。”

  善良的爹却是个火爆脾气,干活麻利,遇事说话也爱着急。娘知道他这个臭脾气,他着急时不理他,该干嘛干嘛去,等爹消了火,才慢慢和他掰扯。

  “人家聪明,从小就会拧苇哨,咱惹不起,躲还不行啊?”爹一说这话,就意味着所有的不快和尴尬烟消云散。这已是爹娘多半辈子的默契。

  现在爹娘都年逾古稀,身体倒还硬朗,只是爹的耳朵不是一般的背,每每和他说话必须把声音提到高八度,即使如此还是经常给我们打岔。娘说,“你们跟他说话声音高了行,我要是声音高了,他就说人家呲达他,不高兴。等到听明白怎么回事了,就又说那车轱辘话。”

  都说耳朵聋是一阵一阵的,这话不假,老妈给我们告状的话被爹听到耳朵了,随后笑嘻嘻的就来了一句:“嘛也别说了,你娘聪明,人家从小就会拧苇哨。”

  岁月无痕,那个昔日会拧苇哨的可爱小姑娘已成了现在的幸福老太太。几十年的相濡以沫,爹娘的生活是平淡的,也是幸福的;爹娘开心,我们做儿女的打心眼里高兴。

[来源: 海口日报] [作者:张红梅]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我总觉得一个人写诗,不要把自己的诗越写越优雅。因为诗歌和生活的关系就像是在谈恋爱,诗歌最关乎一个人的品格,流淌的是一个人最真诚的情感。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