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春联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2-08 15:32

  文/舒一耕

  年根来临,马上就到贴春联过大年的时候了。记得小时候,村里有个本姓人家,按辈分我称做哥的,不仅脑子聪明,能一字不漏地背诵百家姓,而且毛笔字写得很好,一到年跟前,乡亲都喜欢找他写对联,他也乐于代劳。记得有一年父亲把他请来给我们家写春联,我在一旁观看,当写影壁墙上的大“福”字时,他把一张大红纸对折了几下,然后用刀裁成瓷砖大的正方形,然后铺展到桌子上,写的时候,他不用毛笔,而是让父亲找来块旧棉絮,团了团,在墨盒里蘸上墨,然后以此当笔,开始写。当时我觉得很好奇,瞪大眼看他写,他写我看,当时我就觉得他写的起首一点,也并怎么好看,然后接下来的一横一撇也是歪歪扭扭的,并不怎么样,当我正在怀疑他的水平的时候,很快一个大大的“福”字写完了,等墨迹稍干以后,这位本家哥让人把字拿起来观看,我一看又惊又奇,刚才看他写的一笔一划都不那么规整,如今组成一个整体后,怎么一点毛病都挑不出了呢,而且还是用一团旧棉絮写的?从那以后我对这位本家哥的字更加佩服起来。

  家乡的人称春联叫对子,过年贴春联一般在除夕这天上午,记得小时候大人们忙年一般用不上我们,但是贴春联的时候就会让我们帮忙,帮着端端浆糊、递个春联什么的给大人打下手,有时候也会故意考考我们,让我们读读上面的字,看看哪是上联,哪是下联。我们也会用上学时老师传授的知识回答,但也往往在大人的追问下举棋不定。我们放鞭炮、玩游戏累了的时候,也会跑到邻居家的门上,欣赏他们的春联。记得那时候耳熟能详的春联是“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横批大都为“普天同庆”“大地回春”“合家团圆”等吉庆词汇。

  也是缘于爱好吧,每逢过年走亲访友的时候,路过人家门口时,我都喜欢停驻一下,观看欣赏人家门上的对联,看看有什么内容不一样的新奇的对联。俗话说有心者事成,有一年过年我在一户人家看到一副节前嫁女的对联。我们当地风俗,年前交腊月后结婚的人家贴了对联后,过年不再重新贴春联了。记得门对是:“桃红喜衬妆,梅艳欣陪嫁。”边框上是:“嫁女喜逢嘉庆日,送来正遇吉祥时。”横批是:“喜气盈门”。

  还有一次赶集市时,路过一户人家,看到他家门上的对联语句新鲜,于是停下车子,用笔记了下来。门联为:“柳下惠风和、李东阳气暖”;框联:“庐陵蓄道德能文章,汾阳大富贵亦寿考。”当时不明白啥意思,后来问了几个在村里有文化的人,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了,只好作个疑案留至现在。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部队服兵役世,我当兵大部分春节都是在部队上渡过的,部队上的春节也贴春联,放鞭炮,吃饺子,但觉得和地方比起来,总有些不同。记得有一年春节,我和班里一名战友请假外出到部队驻地附近的小县城,因为是大年初一,所以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中,商铺里都关了门,街上很少有行人,只是不时能听到空中传出的零星的鞭炮声。我们走在路上,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为派遣此情,在我的建议下,我们开始欣赏当地人家门上的春联,因为当地除了汉族以外,还有许多回、藏、汉等少数民族,门上有的贴春联,有的贴门神像。于是我们在回部队走的路上,边走边欣赏人家的春联,看到新鲜的,就会停驻下了,观赏交流一番,于是在异乡过年的氛围中想念着故乡的亲人。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每逢过年,都会想起和战友一起在遥远的异乡品赏春联的事来。

[来源: 海口网] [作者:舒一耕]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在完成小长篇《像蝴蝶一样自由》后,我的小说写作处于停滞期,其实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