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读蒲松龄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2-06 10:40

  葛鑫

  连环画中的蒲松龄

  夏季的时候,我曾去拜访过蒲松龄的老家——蒲家庄,那个坐落在山东淄川城东一个偏僻到不易被发现的古老村落。现在却因为蒲翁、因为《聊斋志异》而名声大震。穿梭在村子里,除却仿着清代模样复原的旧居,给我印象最深的当属蒲翁床上蜷缩的棉被以及旧案几上似有若火的油灯了。这个被世人称为文学家、世界短篇小说之王的老先生,有着怎样葱郁的内心世界呢?

  在江南这样一个雨雪交加的冬夜,辗转反侧间,我开始思索、开始研磨这个会写小说、讲故事的老先生,那个“写鬼写妖高人一等”的老先生仿佛就坐在柳泉边,捋胡颔首娓娓道来。

  蒲松龄一辈子生活在两个世界,第一个世界是真实龌龊的现实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该得到的和想得到的他都没有得到,不用说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娇妻美妾,就连最基本的安定的生活、团圆的家庭、贫穷的天伦之乐也都远离了他。这个世界分配给他的角色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穷困潦倒、疲于奔命的倒霉者。然而,他还有一个优美迷离的虚幻世界,因此他又是幸运的,在他把肉体留在第一世界受苦受难的同时,他的灵魂却飞升到了第二世界享受在第一世界觊觎的得意和美满。

  《聊斋志异》中关于人妖艳遇的故事写得最精彩美妙、最令人难忘。《聂小倩》《莲香》《青凤》《娇娜》等等莫不如此。在这些描写人妖恋情的作品中,女主人公——狐仙精魅们个个美丽绝伦、聪明绝顶,既有倾城之貌,又有灼人之情,她们热情主动,专爱失意书生,并不计回报、只求奉献。她们的一往情深及时地抚慰着落寞书生的心灵。她们自然又是对功名未就沉沦落寞的蒲松龄的一种心灵补偿。

  人生的内容丰富多彩,如花美眷只不过是人生欲求的一个方面。从《聊斋志异》和蒲松龄的一生经历中可以看出,蒲松龄和普通人一样,对尘世生活的金钱、地位、名誉、爱情、长生不老等诱惑有着强烈的欲求,而现实社会对这些合理欲求的实现给予了无情的阻滞。于是欲求和失望的矛盾冲突导致他长期的精神愤懑与精神压抑,而虚幻世界就成了他消解郁闷、抚慰心灵的乐土圣地。

  在蒲松龄的笔下,美妙佳人不仅能红袖添香夜伴读书,而且还是勤劳精明善于理家的贤内助。在她们的帮助下,贫贱的书生很快时来运转、福星高照,本人承惠,又延及子孙。《聂小倩》中的宁采臣,本无名禄,自从邂逅聂小倩,有了美妻,不久又登进士,两儿也仕进有望。《书痴》中的郎玉柱,虽“昼夜研读,然苦不得售”,是书精保佑他举进士,并如愿以偿“官于闽”。与之相联系,妖魅不仅可以为书生带来官运,而且还能为他们带来财富。《王成》中的狐祖母是一个有情之狐,与王成祖父情深意厚。王成祖父虽死,她还是帮助一贫如洗的王成成为富贾大户。《晚霞》中的龙宫舞女晚霞使阿端一家一夜暴富。

  在蒲松龄的太虚幻境里,望穿秋水的功名已成了囊中之物,曾经望而不及的富贵生活唾手可得。《仙人岛》中的王勉被道士携至仙人岛,与仙女成亲,后位列仙籍。这些仰慕仙境、幻想成仙的文章决不是要人们撒手红尘、厌弃生命,而恰恰是基于生命短暂、美景不长的遗憾而幻想成仙,永享乐事,常拥富贵的理想天国。

  在《聊斋志异》这个世外桃源里,贪官污吏自食恶果,盗贼刁民终有报应,只有满腹鸿才而蹭蹬不第的书生才是随心所欲、得意之至。在这里,书生们没有实现不了的生命幻想,没有填补不了的人生欲求,没有腾达不了的青云之志。

  三百多年过去,在这样一个冬夜,重读蒲松龄,仿佛能听到汩汩的柳泉在奔涌,仿佛能看到蒲翁贤惠的妻子侧立身后,而诸多狐媚多情的妖儿们则幽幽地晃在空中,在繁华寂寞的冬夜。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葛鑫]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作家的剧本肯定跟剧作家的剧本有区别,作家写戏的时候总是按捺不住地要描写。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