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幅字画温暖的狗年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2-05 16:02

  文/李严

  “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 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当这个春节行将到来之际,我看见社日,静静辗过一个人的内心。

  独对唐代诗人王驾的这幅《社日》字画,脑海总会浮现出两个年轻而美丽的身影,她们像这幅翩跹的字,从另一个地方飞来,于案头落脚,使我抬眼便见悠然的人间,逸祥的村舍,繁忙的人群。

  于我显得有些寒冷的狗年,因此凭添了几许温暖。

  这幅字体出自一朋友女儿的亲笔之手,长方形条幅,二十八个清秀端庄的字,飘逸出一位十六岁在校女生的灵气与秀美,对于一向喜欢书法,而又无缘惠得老师指教以至至今成为遗憾,成为对书法艺术一种钦佩理由的我来说,这幅字显得更为厚重并富有意义。

  我一向认为,喜爱书画、有追求情操的人,他们都有辽阔的心境,有思想的高度和洞见,有对生活积极的态度,对人生的悟道;他们心中一定还有山间流淌的清泉,有林中清翠的鸟鸣,有装得下天地的情怀……

  他们拥有的,又何止是一个明媚的春天!

  今年的天空,也星星落落地飘起了雪花,窗外满目的白,却带走了两个人的背影。

  只剩这幅字,凝聚着音容笑貌,诉说着历历往事,把我们分别的日子,拉在一起。

  但新年的脚步是一天一天逼近的,仿佛昨天,你轻敲房门,在我寂静的地方蓦然出现的那一幕:红色的羽绒服上,一张同样红的脸带着兴奋和欣喜,静静地从怀中取出一幅字,展开的那一刻。

  那一刻,我突然从荒草走向葳蕤,从远方回到故乡,从一个年过到另一个年,那些沉寂的日子,被你的温馨添上最后的一笔。

  一幅字,两个人,从挥毫人到赠予人,到落户案头,我该感谢谁?

  一直,我没有说出这两个字,我知道,两个字代替不了什么,代替不了陪伴、紧张、相逢的欢乐和泪水,代表不了过去和未来。

  在你看似深冬的心里,其实深藏着一个夏天。你不喜欢赞美,不喜欢华丽的包装,不喜欢轻易说出的语言,又总是在冰天雪地,轻轻递出一件外套,或者一个回眸。

  站在重复的节气上,在这个雪夜,在孤灯下,就着一幅无声的字贴,我还是忍不住想说出那些没有向你说出过的话:

  谢谢遇见,谢谢陪伴,谢谢一起迎来朝阳,又送走落日!谢谢这个狗年,被你温柔以待!

[来源: 海口网] [作者:李严]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作家的剧本肯定跟剧作家的剧本有区别,作家写戏的时候总是按捺不住地要描写。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