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野眼 | 啼鸦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2-05 09:19

  

  作者: 陆蓓容

  访学有趣,也枯乏。眼中心上满是古人的生死悲欢,生活中却只须骑车过两个路口,按时吃饭与睡眠。我挺忙的,路上诌诗,夜里学习,休息日从事各类文字工作。一天中最好的时刻,是往返厕所与食堂的几分钟。

  每一次屁股离开椅子,都揣着隐秘的期待。移开门,抬头望天。宫墙把它划成一个大蓝方块,有时清澈,有时糊涂。但都不妨,因为乌鸦总不叫人失望。它们黑得干脆彻底,不留余地,在这过于饱和的环境里显得清晰又冷静。远是一点,近是一叶,再近时是闪闪发亮的一只,

  运气好时,能收到一串叫声,“啊,啊,啊”。当然不是叫我,好像也不为了聊天。哪怕成群飞过,至多有一管声音。在人听来,这声音里有些孤清和意外,而意外略等于惊奇。设身处地想一想,若偶遇久违的老友,我也能有这样的片刻。“啊,茫茫天际,原来你也,啊,飞到这里。”它们叫得很稳当。每一声饱满圆长,四五声成串,就收了。只有一次,是谁操着略为不同寻常的口音,“嗷噢——”着叫了十声。我听着微微有点儿担心,感冒了,有急事,还是心情不愉快?

  可惜天宽,世界大,仰脸未必能相见,何况从没有哪一位停下看看我。它们喜欢看猫,也看猫碗。如果有粮,就在边上一站,进入漫长的对峙。猫白,乌鸦黑,势均力敌。我不关心胜败,只是抓紧时间,牢记住那些壮硕而匀称的身体,以及浏亮的羽毛。

  黄昏可喜,鸦群居功甚伟。暮天往往有风,还是乱的。每当车龙头东倒西歪,我必又抬头看天。红日西斜月东上,它们大约要结伴回家,从灰蓝色里起飞,向着灰橙色而去。乱风如海,一片黑点随波逐流,平伸双翅,大约还低了头,收了腹。这时谁也不叫了,风小时借势振振翅膀,风大时只能放弃。就有几只、十几只,渐渐降低高度。顺水推舟,斯文体面,像落叶一样飘到了枝头。

 

 

相关链接:

《乌鸦嘴妙女郎》将收官 解读人生荆棘
《乌鸦嘴》王传君毛晓彤误入爱情的岔道
《乌鸦嘴》尹正变科学狂魔 软科技试水职场爆笑
《乌鸦嘴妙女郎》陈彦妃获最具潜力励志女艺人
《乌鸦嘴妙女郎》开播 尹正实力霸屏高能登场
《乌鸦嘴》王传君牵手毛晓彤闯荡次元世界

 

 

[来源: 文汇报] [作者:陆蓓容]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作家的剧本肯定跟剧作家的剧本有区别,作家写戏的时候总是按捺不住地要描写。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