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春、春盘和七草粥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2-05 09:10

  

  作者:何频

  我觉得自己读日本人的文字还算仔细,之前却一直没有弄清楚所谓“人日吃七种菜”,或曰“春之七草”的内涵。原以为吧,它和我国的潮汕地区、闽南等地一样,根据不同的风土物产,如潮汕土著人擅用芥菜、芥蓝、韭菜、春菜、芹菜、蒜;客家人喜用芹菜、蒜、葱、芫荽、韭菜加鱼和肉等等;台湾与闽南,则用菠菜、芹菜、葱和蒜、芥菜、荠菜、白菜等等。大体来说,芹菜与葱兆聪明,蒜苗兆着精于算计,芥菜令人长寿……然而,直到去年读了柳宗民氏的 《杂草记》,其开卷第一篇写荠菜且详细解说七种菜———

  “芹、荠、母子草、繁缕、佛之座、菘、萝卜,是为七草”。

  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和歌“春之七草”。

  日本每年一月七日有喝七草粥的习惯。所谓七草粥,就是将这七种草切碎煮成的粥。这七草在秋天发芽,身披绿叶越过寒冬,是坚韧品格的象征。在一年之始喝下七草粥,寄寓着人们希望这一整年无病无灾的心愿。且不论有无道理,想想新年头几天肠胃负担较重,在第七天吃些养胃的粥也是合情合理的。

  日本本州是典型的岛国气候,主产稻米之外,有四季常青的香樟,有橘有茶,即便是冬天也青草不断。看梅赏樱的早春时节,那里地栽的水仙花如野花,开着洋萱草一样金黄色的花朵。我曾经在名古屋的岐阜和靠近东京的山梨两地,接连住宿两个晚上,利用难得的机会,一个人早上在日本农村野跑,努力辨认地上的野草———蒲公英、荠菜、艾蒿、青蒿、枸杞、商陆、卷耳与繁缕等等。日本新干线两边,山区和丘陵地带村镇稠密,不亚于乘着京沪高铁穿行宁镇道上所见。但是,他们的村子无论大小,街道和房屋并非整齐划一,朝向不尽相同,而好比一连片被彼此摊开的麻将牌。莫非仿的兰溪八卦村的创意? 院子和院子并不一定对门,显得错落有致。村路、田塍与院落的墙根,杂草青草很旺盛的。

  彼邦老教授兴膳宏在 《汉语日历》中说:“6世纪的 《荆楚岁时记》 记曰:‘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似为七草粥的起源。”这个说法在日本学界流行早了,他们早早把中国古俗引入,后来却因为改元,没有阴历而只用公历,农历春节的正月初七,相应变化为阳历的元月七日。因为岛国气候,这“春之七草”自然不难弄到。母子草,就是鼠麴草;佛之座,又曰田平子的,汉语的大名即稻搓菜也。对照日常生活,黄河两岸过春节的时候,荠菜和繁缕等等不难找,而鼠麴草与稻搓菜很稀罕,尤其是稻搓菜,它在今日 《河南农田杂草志》 里,生长的北线,仅到淮河流域的驻马店一带。吴状元的 《植物名实图考》 已经有了记载,豫南的固始人自古喜欢吃下湿地里生长的野菜稻搓菜,它是典型的稻作农业地带的出产。

  中原地区过春节,我们人日吃“七宝羹”的风习貌似淡出了。其原因,因为它和立春而“咬春”,吃“春盘”、“五辛盘”的风俗挨得太近。由于闰月,立春的日子不固定,有时早,有时晚,往往有时候,人日那一天正逢打春。远的不说,我记得2009年春节就是如此。

  五辛盘,又名春盘和菜盘。有人说起源于唐代,实则更早。《说郛三种》 里有唐人 《四时宝镜》,其中记载:“东晋李鄂,立春日命以芦菔、芹芽为菜盘相馈贶。立春日春饼生菜号春盘。”看看,它与 《荆楚岁时记》记载:“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几乎同时出现。而翻检我手边的旧书 《古今岁时杂咏》,的确杜甫与苏轼等人,提及春盘和五辛盘最频。有趣的是,我与唐人罗隐远隔千古而同“一根筋”,正好,他也有《京中正月七日立春》:“一二三四五六七,万物生芽是今日。远天归雁拂云飞,近水游鱼迸冰出。”而老杜咏《立春》:“春日春盘细生菜,忽忆两京梅发时。盘出高门行白玉,菜傅纤手送春丝……”坡仙更放达,他老人家一吟“春盘得青韭,腊酒寄黄柑”(《立春日》),再吟“辛盘得青韭,腊酒是黄柑”(《立春日小集呈李端叔》),更是名句万古传。我迷信名家,又不全是,而我觉得说春盘故事最厉害的一首诗,则要数乾隆一朝之 《上书房消寒诗录》 里,文人叶国观的 《咬春诗》 说得声色俱全———

  暖律潜催腊底春,登筵生菜记芳辰。灵根劚土含冰脆,细缕堆盘切玉匀。佐酒暗香生匕夹,加餐清响动牙唇。帝城接物乡园味,取次关心白发新。这风俗一直鲜活地延续到现在,其中也包容了“春之七草”的含义。我们倒是不拘泥于菜或野菜的品种,而更加通达圆润,因地制宜。生辣与辛辣之外,要害是两样东西少不得,一是生菜,一是萝卜。生菜的名堂古来就多! 《膳夫经手录》,唐代的作家曾说:“苜蓿、勃公英皆可为生菜。”南宋 《梦粱录》 则将芥菜、生菜与莴苣并列。明清以降,生菜品种更丰富了。李时珍曰:“白苣、苦苣、莴苣俱不可煮烹,通可曰生菜。”但是萝卜的味道和隐喻生猛———举与我相近的地方志的例子说吧,豫北《辉县志》 曰“杂切生菜,曰春盘。裹以薄饼食之,曰咬春。”郑州前身《郑县志》 说:“举酒则切粉皮,杂以七种生菜,供之筵间。”《燕京岁时记》:“是日富家多食春饼,妇女等多买萝 卜而食之,谓可以却春困也。”好萝卜大小萝卜,或“心里美”萝卜,“愣头青”萝 卜,个个嘎嘣脆,北方民间有称萝 卜乃“子孙萝卜”,立春之日迎春,生吃萝卜不仅预防与提前解除春困,而且,还寄寓了生育儿孙的愿望。

  2018年元月29日于甘草居

 

 

相关链接:

新春"保姆荒":过年给不给保姆发红包惹争议
“刷脸”“扫码”系统助力过年回家
带上“陪伴”回家过年
过年旅游热 出门消费火
“广州过年、花城看花”推广活动在京举行
过年了,漂泊的你要和这只“呱蛙子”一样记得回家……
回忆中的腊八节:喝粥盼过年 其乐融融泡腊八蒜

 

 

[来源: 文汇报] [作者:何频]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作家的剧本肯定跟剧作家的剧本有区别,作家写戏的时候总是按捺不住地要描写。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