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收音机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1-28 16:02

  文/舒一耕

  在一次闲话忆旧中,三哥笑着说我们家是全村第二户拥有收音机的人家,而这台收音机是三哥买的,那时候人们管收音称叫戏匣子或半导体。那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三哥高中毕业后跟人到城里干油漆工,三哥让包工头从工资里预支了一部分工钱,托人花了十九元钱买回一台“上海”牌子的半导体收音机来,当时让邻里乡亲们好生羡慕,但同时也招来家长的不满。父亲说,你看咱们家还欠着人家几百元钱的饥荒(债),你还花这么多钱弄这闲情,既不顶吃又不顶喝,不怕别人笑话么?说归说,收音机买来了,听到从这个扁形盒子里面传出人的说话声和唱歌的声音,大家还是感到稀奇。三哥说印象中他从收音机里听的第一个节目是我国男高音歌唱家胡松华唱的一首歌,具体歌名记不起来了。

  家里的第二台收音机是我大哥亲手制作的,那时他是初中物理老师,可能是便于给学生上课吧,大哥在一张面板那么的大纤维板上,画上了线路图,然后用电烙铁、焊锡、三极管、二极管、喇叭、开关、漆包线等工具和材料自己焊制了一个大收音机,焊制完毕,我们一群小朋友们都围着观看,当他拧开开关后,里面传来了“吃吃啦啦”的声音,因为这台收音机很大,所以在我记忆中印象特别深刻。

  记得小时候过年,大家一边忙年活一边听收音机里的广播节目,相声、戏曲是大家最爱听的,常听的节目有侯宝林、马三立、刘宝瑞等相声大师的节目和李岱江、郎咸芬等吕剧表演艺术家表演的《龙凤面》、《小姑贤》、《王汉喜借年》等传统吕剧节目,我则喜欢听收音机里的“小喇叭”、“少年儿童”节目。

  母亲也爱听收音机,她最喜欢听的是刘兰芳和单田芳的评书《岳飞传》、《杨家将》、《童林传》、《白眉大侠》等节目,母亲一直雷打不动地按时听,遇有特殊情况漏听时,到第二天重播时就会补上。有时候母亲听到有趣的地方会忍俊不禁地笑起来,她把听到的内容也常讲给我们兄弟姐妹们听。

  因为爱好文学的缘故,我经常收听收音机里面的文学节目,记得我在部队服兵役的那些日子里,一台便携式收音机一直陪伴着我度过了许多业余时间,有的电台文学节目会播出听众的来稿,我收听的同时,自己也写,投寄的许多诗歌、散文稿件经常在里面播出,有的作品在征文中获了奖,那时候常会收到用广播电台的用稿单和稿费单,稿费不多,大多是几元钱,多的时候也就十来元,但是带来的小小的惊喜却是难以形容的。

  如今随着电子时代和网络时代的迅猛发展,大家关注手机、电脑电视的多了,收听收音机的少了。闲暇时间我还会听听收音机,如今广播节目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上虽然都比以前丰富多彩了,但我感觉到可听的东西却越来越少了,不像电子时代初级阶段的那些记忆,单纯而美好。

[来源: ] [作者:舒一耕]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曾特意到日本过当地新年,观察日本把公历和农历新年合二为一后,传统过年思维和习惯还剩多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