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老去,春又来 (诗三首)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1-26 08:33

  □ 张 礼

  是啊,雪花就似一个个

  白色标点。一朵朵的白流落人间

  雪花,学白云的悠闲

  学秋风的飘泊,一朵又一朵

  若一些记忆的碎片,若夜空中的

  星星,在流失在眨眼

  漫天的寒风,呼啸折腾累了

  雪,就成了这个冬日

  萧瑟风景中的点睛之笔

  喝了一杯暖冬的酒

  享受过这个季节,最后的晚餐

  吼吼一个季节的酒歌

  我想偷窥又一个季节的妩媚

  在这最冷的时候

  有人叹,冬天怎这么长

  我不害怕眼睛结霜

  我知道冬会老去,春又来

  春天,是我最爱的那位亲人

 

  叫你的名字

  小冤家,我不想直接喊你的

  名字,我想超过别人

  在你面前,我想表现亲切一些

  街边,一株梧桐树用手语

  与风交谈正欢,一叶叶梧桐叶

  就睡在路边,而你

  站在街边,面对着我眨眼

  这时我多想浅薄一点

  还想,面对你无病呻吟

  我想直接叫你的小名叫你的绰号

  我要让别人眼红

  白天叫晚上叫,我要把你的白发

  叫成青丝

  小冤家,别认为我傻

  我多爱你一寸,别说我贱

  我没完没了,是想多爱你一点

  我可以在你面前醉,但你

  别让雨水打湿了眼睛

 

  顶 针

  形状多似戒指,却又

  不是戒指,农村妇女常戴在

  手指上。它不是身份象征

  不是奢侈品,而是

  纳鞋底做针线活不可或缺之物

  这个不起眼的金属器物

  多像一枚戒指

  小巧玲珑,又戴在女人手上

  女人常常借助顶针的力

  穿越厚厚的棉被,抵达一种温暖

  一盏油灯下,闪着银光的顶针

  如今一步一步,走到了头

  变成一个冷僻的词

  或者,就在现实中销声匿迹

[来源: 海口网] [作者:张 礼]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曾特意到日本过当地新年,观察日本把公历和农历新年合二为一后,传统过年思维和习惯还剩多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