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停电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1-21 10:23

  ■ 汤飞

  在二十来年前,停电简直不是一个够格拿到台面上来讨论的问题。我记得,彼时家里的照明工具是煤油灯,光线昏黄而安静,伴有轻微的煤味,会燃烧出漂亮的灯花,大人们说那是煤花,我想:梅花是烧出来的吗,奇也怪哉!

  后来通了电,用上白炽灯,依然昏黄,只不过更亮一些。因地处偏远,停电属于家常便饭,所以煤油灯仍旧是非常重要的备胎。如果停电,也不气恼,可以做的有趣事太多了,尤其是夏夜。邻居们摇着蒲扇步出家门,来到宽敞的院坝里,主人家热情地搬出凳子,随意而坐。趁着淡淡的月光,谈些乡村旧事和耕作收成,它们如夜空的星星一般小而密集,似乎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小孩子对这些事毫不感兴趣,结对嬉戏打闹,扮武林高手,围着人群转圈奔跑,即使满头大汗亦在所不惜。或者央求学识渊博的长辈讲神话鬼怪故事,三打白骨精、天仙配、封神演义、聊斋等均在其列。小伙伴们有的听得聚精会神,有的听着听着就困睡了。由于故事精彩曲折,虽已夜深而意犹未尽,甚至抱怨电来得太快,故事尚未听完呢,于是缠着长辈讲了结局才放他回家。孩子们的无电生活,如碧海里的明月一样简单而灿烂。

  直到有一天,我们已经长大了,不再喜欢那些王子公主式的故事,然而电的脾气还是一如往昔,说断就断。拉闸限电时要断,暴风雨或打雷时要断,因为供电设备和线路出现故障而停的情况多不胜数。即使是身处学校,都无法将之拒于门外。

  我在乡初中读书时,停电是同学们最喜欢的。灯管熄灭、教室陷入漆黑的一刹那,大家拍着课桌,欢呼雀跃。停电意味着我们不用上课和做作业了。但忽然意识到老师还站在讲台上,只好立即噤声。老师沉默片刻,沉声道:自习!然后走出教室。

  我们得先用黑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寻找光明——蜡烛,同桌的两人合资去小卖部买回一支,点燃后驻立于“三八线”上。此时,两人再无争执,而是友好地共享光明。没有了学习重压,学生如脱离五指山的孙猴子,原先的纪律几乎不必遵守,可以前后左右互相闲谈,或者传递纸条,沿途之人十分乐意充当邮差。那时候彼此青春懵懂,流行寻找笔友,分享快乐、倾吐忧愁。自此,我和一位同学开始了长达五年的笔友生涯,积累了厚厚一沓信件。后来,笔用得越来越少,友情自然越来越薄。始于断电的情谊,终于断了联系,这就是宿命。

  随着网络的快速发展,电的地位愈发重要,人们再也离不开它。小到做饭、吹发,大到电脑办公、电话洽谈、电梯上下。在互联网+的潮流下,人们对停电再也无法容忍,它会造成极大的空虚或损失。一旦没有了电,电脑、手机、电饭煲全都成为废铁,一无用处。有几次,家里停电了,作为唯一解闷稻草的手机,电量很快消耗殆尽,一时之间竟无所适从。我们的眼睛习惯注视电脑屏幕,手里习惯握着手机,注意力在大小屏上来回转换,以此为媒介了解地球村的新闻动态,阅读中意的信息。没电了,约等于没命了啊!

  此刻,我不得不转移注意力,打算手写一份资料,岂知短短一行文字便涂改三次,而且字迹潦草,不复往日书写之流畅。只好随手翻出一本书,定气凝神读上几页,方才渐渐忘却停电带来的重重烦恼。舒服极了。

  南宋词人蒋捷写下一首《虞美人·听雨》,生动描述不同年龄听雨时引发的家国悲欢之情,加以改动,完全可以用来表现我们不同时期对待停电的态度:少年停电偏乡下,邀月谈闲话。学生停电课堂中,烛泪低垂鸿雁驭西风。而今停电空虚冷,寂寞难成梦。手机电脑废如渣,实在无聊死了救人呀!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汤飞]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曾特意到日本过当地新年,观察日本把公历和农历新年合二为一后,传统过年思维和习惯还剩多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