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将尽月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1-21 10:22

  ■ 颜小烟

  记忆中,小时候的年仿佛是从腊月中旬就开始的。那时候的父母一年到头忙于生计,只有等到了腊月中旬才能腾出时间置办年货,给家里的孩子添置新衣新裤。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段时光,可以拉着父母的手随他们坐车到县城一起逛“衣裤行”,可以随心所欲地吃一些平时吃不到的零食,还可以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感受着难得一见的繁华与喧嚣。

  街上的地摊随处可见,卖春联的,卖年画的,卖香烛供品的,卖烟花爆竹的……各色年货,应有尽有。我尾随着父母从街头走到街尾,又从街尾走到街头,直到他们手中的那张购物清单全都打上了勾,才踏着暮色跳上最后一班车往家赶。母亲说,她必须在腊月廿三送灶公上天之前把所有的东西买齐全,否则之后的忙碌将使她无法分身。

  那天之后,父亲便隐去了身影,母亲则用她的忙碌,为年的到来拉开了序幕。

  而我所有关于春节的记忆却是从腊月廿四这天开始的。这天天刚蒙蒙亮,趁灶公不在家,母亲和桂伯母就已开始迫不及待地对家里所有的屋子进行“採坌”了。十多间横屋、7间正屋,外加厨房、卫生间和鸡舍等等,任务繁重,可是母亲和桂伯母却从来没有发出过一句怨言。我一直无法理解的是,她们两位瘦弱的女子,是如何年复一年不知疲倦地对全家掸拂尘垢的。

  对于我们而言,其中最有趣却又最恐怖的除尘任务就是冲洗厨房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几个孩子还边刷墙壁边唱歌,等刷到个个都已饥肠辘辘时,因没有午饭可吃,便个个蔫蔫地靠在走廊的柱子上不愿再动,任由各自的母亲把剩下的工作独立完成。

  到了下午,母亲还会把家里所有的锅碗瓢盆搬到莲雾树下的老水井旁,在稀里哗啦的打水声中,在轻轻松松的嬉笑打闹中,我们轻而易举就能把全家几十口人过年要用的各种瓷器擦洗得锃亮光滑。

  劳累过后,我们迎来了相对比较清闲快乐的几天。母亲从橱柜里翻出了各种各样的模具,在我们的协助下,母亲开始油炸“京果”、花生饼、饺子、“领带花”、“猫耳朵”……所有的食物刚出来的第一锅,肯定会被我们大块朵颐。当然,最让人期待的还是每天晚上一两锅的“糖贡”制作。那时,父亲总会在场,家里的厨房也总会围满四面八方的邻居,大家赶着看看究竟是谁家的“糖贡”火候到家、甜度适宜。每当父亲在竹匾中把稠状的“糖贡”压实再切成方块倒在另外的竹匾中时,那诱人的芳香逼迫着每个人恨不得都能多试几次锅。我怀念着这样一种荡漾着人间烟火气息的童年,那样的日子,家家相助,无论是谁家在制作年糕,都能轻轻松松就找到帮手。

  年糕制作好之后,祖母会找来各种各样的饼干铁盒,分门别类地把它们收纳好,以备大伯父二伯父他们拖家带口回家过年时可以尽情享用。而伯父们一旦回来,母亲就更是忙得不可开交起来。每次一望见母亲,她不是在厨房炒菜,就是在水井旁杀鸡。

  文昌人无鸡不成年,每年的大年三十这天,我们家起码得杀8-10只鸡,一是为了除夕祭祖和团年饭做准备,二是为了大年初一祭祖用。母亲说大年初一不能动刀,只能先把鸡都杀好备着。除夕的祭祖活动从中午就开始了,鱼啊,肉啊,鸡啊,各色年糕糖果全都摆在祖屋里的八仙桌上,我们本家虽人丁兴旺,但祭祖活动程序繁琐,女孩子只有端盘子和收盘子的份,等真正忙完再吃团年饭时差不多已是下午两三点的光景。这是一年中我们吃得时间最久也是最丰盛的一顿饭,一开始是大伯父先开酒致辞,然后是各个长辈与小辈之间互相献辞,每个人都能开怀畅饮,其乐融融。我最担忧的却只是每顿饭后要刷洗的那一大撂一大撂堆积如山的碗筷,似乎每年春节一过,我的双手总能因此而红肿未消。

  除夕夜,我们每个孩子都得守岁,得等到凌晨迎春接福的鞭炮声陆续响起才能缓缓入睡。家里的男人们则聚在一起把所有的鞭炮接起来挂好以备第二天使用。那是一年中睡得最少的一夜,凌晨五点左右,母亲就把我们从温暖的被窝中叫醒,洗漱完毕,穿上漂亮的新衣服就往家外跑去,以免鞭炮一响就被困家中。

  躲鞭炮的时间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等鞭炮一停,走进家门一看,家里早已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红地毯。接下来的果点时光是小孩子最期待的,母亲早早就沏好了茶,摆上了自己制作的各种年糕以及伯母买回的各种包装漂亮的糖果、巧克力。喝完早茶给长辈拜过年后,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收压岁钱了。那也是母亲最清闲的一天,午饭不必大张旗鼓地准备,还可以随全家人一起欢天喜地地到海边走走,拍拍照。

  大年初一的鞭炮碎屑得等到大年初三才能扫掉,祖母说是为了守财。这样一来,母亲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带着我们在大年初二这天回外婆家拜年了。

  时间流转,不知不觉间,我们那一辈的孩子都已成家立业了,岁月在母亲的脸上刻下了风霜。而今,又是一年将尽月,我多希望时间能再多情一点,不要轻易老去。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颜小烟]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曾特意到日本过当地新年,观察日本把公历和农历新年合二为一后,传统过年思维和习惯还剩多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