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乡愁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1-17 15:32

  文/莫灵仙

  姐姐,为了爱情,远嫁了重庆。如今已经十二年了。这十二年来,她已经从一个姑娘,变成母亲。这十二年来,她曾工作了将近十年的海口这座不夜城,她从孩童时代开始曾无数次奔波于回家路上的三脚猫车,以及,位于我们村子后面的那座牛鼓岭,依旧是她梦里常回的过去......尤其是我们村口的那两棵早已经不在了的椰子树,她说,在梦里,她总看到它们那挺拔的身姿在风中屹立。

  今夜,我和姐姐通了长途电话。这十二年来,我和她的联系,大部分都在电话中。莫名地,我想起了十二年前,她第一次离开家乡的情景。那是在她订婚之前。那时候她总是经不住思乡之苦,时不时地给家里电话,给我们这些妹妹电话。她说,她就想听听来自家乡的乡音,她就想跟大家说一说来自家乡的海南话。她说,她怕她会有一天忘记了自己的母语。她说,她又做梦了。在梦里,她一次又一次地梦到我们村子上空飘着的炊烟,她梦到了村口的那两棵椰子树。她说,在梦里,她看到了我们这些孩子快乐的童年,也看到了曾经年少的她站在椰子树下仰望的憧憬。

  姐姐,她已经离开家乡十二年了。在家乡之外组成了她自己的家。依旧记得,在她结婚之后的那一年,她带走了两个成熟的干椰子。对此,她没有过多的语言,却在她回了夫家之后,总会时不时地给我们电话。她说,她终于发现了一件喜事,他们村子里有跟她一样的海南媳妇了!她说,她有伴了!她说,她可以在想家的时候去找她们说说话了,她还说,那两个椰子吐芽了......

  姐姐,在她婚后的第三年,回了一趟家乡。带着脸蛋红红的,胖嘟嘟的小外甥。那一年的春节,村里因为他们一家三口热闹异常,伯母婶婶,三姑六婆都到我们家里凑热闹。只为了看看我那虎头虎脑的小外甥。都说,嗨,这孩子,真是可爱!但姐姐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跟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她说,妹妹,你姐种的那两个椰子苗,死了!它们,认乡土......

  姐姐,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在小外甥女两周岁的时候,她再次地经不住母亲的念叨,携儿带女地回娘家。而回来的第一天,小外甥就带着他的小妹妹嚷嚷着要去看椰子树,要去摘椰子。我有些诧异,于是把目光投向姐姐,她显得有些腼腆,笑了笑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念叨的就是家乡的椰子树,椰子果……那一天,我们,有的抱着小外甥女,有的牵着小外甥的手,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在去村外通往田园的乡间小路上,那里有小外甥女从来没见过的椰子树,从来没吃过椰子果,从来没有喝过的椰子水......

  电话里,在通话结束前,我对姐姐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现在还做梦吗?有关于椰子树的梦?那边沉默了两秒,说,没有像最初刚离开家乡那般地常梦了。但每次梦里见到椰子树的时候,醒来都会有些淡淡的伤感。她说,她总忘不了她从小喝到大的椰子水,忘不了从小吃到大的因为里面有填充的椰子肉而变得特别的家乡小吃,更忘不了村口那两棵挺拔的椰子树,以及村里的老人们跟她说的那个关于椰子树的故事......

  姐姐,她提到的那个椰子树的故事,至今我都依旧记得。那个战死在疆场上,至死化身成椰子树,守护着我们南海这片热土的将军,在我们的孩童时代,读书时代,一直都在乡亲们的嘴中听说。

  挂上电话后,我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望着挂在天边的那轮弯月,不由得又一次地想起姐姐曾说过的那句带着无限伤感的话。她说,妹妹,远嫁他乡的女子,一辈子,都是乡愁!来自故乡的椰子树,只能在梦里了......

[来源: 海口网] [作者:莫灵仙]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曾特意到日本过当地新年,观察日本把公历和农历新年合二为一后,传统过年思维和习惯还剩多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