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微草堂笔记》里的人间爱恨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1-04 08:30

  作者:安 宁

  阅罢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再读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犹如一个人从青年步入中年,曾经与花妖鬼狐在云端之上的浪漫与柔情,忽然就坠入了红尘,眼看着要一头扎进那现实的泥淖里去了,偏偏就止了步,在最合适的半空处,俯视大地上为生存而奔走劳碌的红男绿女,那内心的柔软慢慢风化,坚硬,似乎无情,却终于朝那悲凉的心境行去。

  说不上更喜欢哪一个。读《聊斋志异》时,常会沉浸其中,无法走出,难过,但更多则是不舍与惆怅。而观《阅微草堂笔记》,则常内心震惊,是彻骨的悲凉,为人性深处的孤独,或对物欲的不息纠缠。一切皆源自现实,是从最肮脏最嘈杂的淤泥里生长出来的罂粟,花朵媚艳至极,凋零后,却又极其枯寂萧瑟。看似所有故事都是道听途说,又假借了鬼狐的名义,却一则一则,都是从现实的泥淖中生出。只是,有些成为莲花,有超凡脱俗之美,有些则是有毒的蘑菇,在隐蔽处绽放,一圈圈现出命运的无情。所以蒲松龄是文学青年,骨子里的浪漫多情,让他笔下的花妖鬼狐,即便是离去,也饱含着深情;而纪晓岚则是白发的老者,看穿了这尘世的生死别离,因而爱恨情仇,皆淡定开阔。

  此书穿越几百年的时光,却折射出现代男女的情感暗疾。大约,但凡人类存在,基本的人性,就不会发生改变。爱恨,嫉妒,纠缠,苦痛,复仇,几千年来,一直存在于人的体内,犹如一粒种子,生生不息地根植于人类心灵深处。纪晓岚所讲的,大约就是一个“放下”。能够彻底放下过往的人,并不多见,大多数的我们,都执拗于那些逝去不再的人与情感,并因此生出反复的纠葛;犹如飞蛾,明知那火焰会毁灭掉自己,却还是一次次前仆后继,不息不止。

  所以纪晓岚笔下的爱情范本,尽管千姿百态,却皆驶向人生开阔的海岸。蒲松龄一杯淡茶,换来文人想象中的精神伴侣。而纪晓岚则沿街散步,阅尽人世悲欢。都是记录,一个是美好又感伤的梦境,一个则是红尘男女挣扎苦痛的瞬间。而在阅后,真正能让陷在情感中不能逃离的你我彻悟的,或许,只有后者。

  有时想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明明知道爱恨会让人心力交瘁,还是要陷入其中,并为此生出种种纠缠。即便是书中的鬼狐,也不能够完全地超凡脱俗,在被人抛弃、憎恨、冷漠后,依然执着地前来取暖。或许,在这个世上,男人女人之所以藤蔓一样缠绕在一起,就是为相互取暖,共同攀援。谁都不是笔直的大树,可以不依靠外物,向着空中的阳光无限伸展。要么因为物质,要么因为精神,要么二者皆恋,让情感与婚姻,呈现出千姿百态的样式。

  大约,每一种爱,看似形态不同,但都如这大地上的河流一般,迂回曲折,绕过山林,穿过荒漠,要么消失,要么汇聚成波涛起伏的海洋。那消失的当然是悲剧,不知怎么就走丢了。而那能够相聚的,也未必就完全地被欢欣缭绕。所谓人生,不过是悲欣交集。

  如果按照结局,纪晓岚笔下的故事,可以简单分成悲剧与喜剧两个类型。但事实上,所有情感的走向,都不会如此泾渭分明。如果真的有上帝存在,他注视着人间互相折磨的男女,一定会叹息感慨,叹息人类不知生命短促,即便抵达人生终途,也要费尽心机,为一己私利而争执不休;感慨他创造了人类,却并不了解他们内心的秘密,导致这个物种,以他无法掌控的速度,迅速蔓延至每一个角落,并将人性中的种种,也遍洒世界,甚至,跨越千年而不知收敛。

  常常想,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能够幻化成人的花妖鬼狐多好,那样人类就懂得羞耻内敛,而不是肆意妄为,以致对枕边同类,做出种种无法挽回的悲剧。或者,当下男女,如古人一样相信鬼狐的存在,心存敬畏,懂得这世界上他们是比人类还要通灵的物种,那么我们的幸福感,或许就会得以提升。因为有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参照,人类不得不收敛内心欲望,让真正的爱与温柔,浸润灵魂,直至将探头出来的私欲清除,留一片清明的天空,给我们的人生。(安 宁)

  注:原标题为《人间爱恨》

[来源: 青岛日报] [作者:安宁]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公众场合第一次见到王元化先生的,当时我在《新民晚报》副刊部当编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