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飞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8-01-03 08:22

  你的声音,随着秋蝉渐去渐远,我有些诧异。

  于是深夜里,我试图从蟋蟀一声凉似一声的叹息里,去找寻答案。

  我还是原来的我,你呢,曾经亲切的你,怎么一下子模糊起来。

  一个人立在渐凉的秋风里,看晚霞点燃一树树霜叶,一片叶子,就那么从枝头跌落,像一朵火苗在风中打着旋,我伸手想接住那梦一样的飘零,我哑然失笑,望着空虚的手,原来离我那么远。

  抬眼望去,南飞的雁阵,在天空滚动出一行行字幕:再见,我们要去温暖的地方了。我的目光一直把他们送到天尽头,那儿有着温暖的山温暖的水,有温暖的阳光和雨露。祝福你!我挥挥手。

  我懂了。

  春天来了,又去了。

  秋天来了,也会去的。

  你来了,也要走,就像雁南飞。

  春天来的时候,花儿次第开放。春天去的路上,落英缤纷了一地的脚步。

  秋天来的时候,水蓝的就像天空,沉静,幽深。秋风萧瑟里,潭水里略过雁南飞的孤影。

  你来的时候,就像春天花开,听得见哔哩哔啪的声音,你走,就像雁过寒潭,留在一滴水里的影子,就像一滴泪一样清澈。

  你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不,人生若只如梦见,多好。

  我说,其实,一杯水才是最真的美丽。

  你说,我们只不过是迁徙的大雁。

  我说,我懂,有些距离,不过是时光的手染红了一片叶子。

[来源: 海口网] [作者:松涛]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公众场合第一次见到王元化先生的,当时我在《新民晚报》副刊部当编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