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的椰子树(3)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12-27 11:15

《中国作家》2017年12期目录。

  ——原载《中国作家·纪实》2017年12期

  □阿 廖

  海岛先民们自古就已知晓椰树一身皆宝,而日历翻动的结果,使人们对椰子宝树的认识不断加深,且持续出新:除了承传而知椰子水可喝好喝,椰子肉可吃好吃外,还知道给稚童们做成椰子糖、椰子丝、椰子片、椰子粉、椰子饼、椰子糕……在餐桌上,椰子还与其他食材嫁接而成椰子饭、椰子鸡、椰子汤以及椰丝杂烩……

  能够间接辅佐于食用的,还有洗干净后的椰子叶,包裹着糯米糕、糯米糍,放进蒸笼,蒸熟后二者汁味因持久互浸而相得益彰。糯米糕、糯米糍倘用其他叶子替代裹之蒸熟,虽然也可食用,但形色品相与综合味道差之远矣。

  有人说,新开椰壳提出的纯净椰子水,因赖于高度密封,加之其所含糖分与盐分比例与纯度都甚匹配,可直接适量兑进注射液里,给适宜使用的伤病者做皮下注射或静脉点滴。此法倘若属实,在琼崖革命的艰辛岁月里,还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红军队伍缺医少药的窘迫。然而尽管言之凿凿,终归只算传闻。若想辨其真伪,只能有待科学确证。而椰树根须入药可治多种症候,因经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权威认定,所以早成定论。

  在食用之外,人们早就对椰子树进行综合利用:比如天然椰树早就因地制宜,充作屋子立柱;庞大树干可作横梁,树杈可做木条椽子,而硕大椰树叶,除了以屋顶遮盖的身份参与搭建船型屋外,还被做成遮雨蓑衣。至于后来被裁剪而成绿色叶裙,那已经是审美进程中的一道过关作业了。叶子裙与草裙大致相仿,既遮身掩体,也美观有加,青壮男子围上叶裙,手持刀叉可追着野猪赛跑;而少女们穿着叶裙,戴上银镯,立即显现出带有几许野性的炽热气氛,并往往由此成为丰收庆典或嫁娶酒席中的一道靓丽风景线。难怪海南一代名士邱濬在《南溟奇甸赋》中便以“一物而十用其宜”来表达其对家乡圣树的由衷赞叹。

  审美的产生与发展,终于导致了人们对盛装椰子肉与椰子水的坚壳有了全新的认知,最初是直接用椰壳做成插笔筒和储物器以及各式各样的小巧工艺品,随着审美创意的摩擦撞击,椰壳与贝、螺以及黄花梨、紫檀木等海陆特产联袂合作,创其形,显其质,做成了形状各异的方樽圆簋和美不胜收的高瓶大鼎……“海南椰雕”由此得以列入国家级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绝非浪得虚名。

  尽管“转基因”食品是否有损人体健康,是否成为人类不可避免的食用产品等论题仍然处在论争中,但如今人们对食品的审视:一先鉴别是否假冒伪劣;二看食品是否受到污染;三看食品是否有“转基因”嫌疑。而你在海南喝椰子水,吃椰子肉,这个担心和提防就大可不必了。光看椰果那三层严严实实的包装,你会相信:任何想使椰果受到污染,或者让转基因应用到椰子树的想法和企图,都注定是徒劳的。

  椰果表皮多为青色,也有黄棕色和红色,虽然光滑而却韧中带硬,盛装椰子肉椰子水的椰壳,其坚硬程度,可以直接考验刀具的淬火水平。把坚壳劈开后,要完整地挖出椰肉也并非轻而易举。我素来爱吃椰肉,但对未经牙齿咀嚼就已囫囵吞下的嫩椰软膏状椰肉却并不喜欢,反而对偏老的硬椰肉情有独钟,为此我已经不记得挖断过几把水果刀了。试看看吧——仅仅是椰果皮和椰子壳,就已经够你折腾了,何况在韧硬椰皮与坚硬椰壳之间,还隔着一层白色的厚实纤维呢?这层厚实纤维,据说手枪子弹也难以击穿——这个传说来源于当年琼崖纵队一位老战士的回忆,说当年侵琼日军对岛内某根据地进行扫荡后,人们检索弹痕时发现:某棵椰子树的一颗椰果中了一枪,而射进的手枪子弹,在韧而硬的椰皮以及韧而厚实的纤维隔挡下,居然未能触碰椰壳,所以还谈不上子弹能否击穿椰壳!

  ——有着这么牢固的天然护卫,饮用其水嚼吃其肉便足以让人不必担心有任何污染侵袭;而以椰子树的天然高产且能大批量种植的特质,作为高投入的“转基因”技术,难道还不望而却步?

  

  作家简介:

  阿廖(原名:廖怀明)。中国作协会员,中国作协第七届代表大会代表。著有中短篇小说集《人档》,长篇小说《隐者显赫》, 《男根》,散文随笔集《阿廖抬杠》、《真性情 小写意》,评论集《东南亚华文作家微型小说导读》,纪实文学《根系海南——解惑宋氏家族》、《宋氏家族奠基人宋耀如》、《抗战时期的宋氏兄弟姐妹》。作品多次获中国报纸副刊好作品一等奖,中篇小说《人档》获中国煤炭文学“乌金奖”,长篇小说《隐者显赫》获海南省文学双年奖。与人合作的长篇纪实《绝对陷阱——海南“烂尾楼”的背后》被收入《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纪实文学卷》。

  2001年8月12日用13小时49分游泳横渡琼州海峡,被新华社通稿誉为“中国新闻界成功横渡海峡第一人”。

[来源: 海口网] [作者:阿 廖] [编辑:余冰月]

 
独家访谈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公众场合第一次见到王元化先生的,当时我在《新民晚报》副刊部当编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