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的椰子树(2)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12-27 11:15

《中国作家》2017年12期目录。

  ——原载《中国作家·纪实》2017年12期

  □阿 廖

  海南建省前夕就开始涌动人才过海热潮,当宣布建省,随之而来的一个景观便是“十万人才过海南”……但凡第一次踏上海南——或从机场进港,或从码头上岸,最先听到的一定是《请到天涯海角来》。旋律欢快优美,气氛热烈吉祥,往往让人情不自禁地融入其中,参与营造属于海南特有的炽热场景。《请到天涯海角来》无疑是海南歌曲中的第一张“名片”,这首歌一出笼就唱红大江南北。上岛之初的我,踩着熟悉的旋律,徜徉美景区间,品尝甜美瓜果,检索历史人文,享受旅程愉悦。因了这个综合氛围的怂恿,我没征求家人意见就擅自拍板:下半辈子移居海南,并一直安居到今天。

  但不知道有人注意到没有?反正我第一次上岛就已经注意——而且也和不少友人提过疑惑:《请到天涯海角来》用“三月来了花正红/五月来了花正开/八月来了花正香/十月来了花不败”来阐释“这里四季春常在”;用“柑橘红了叫人乐/杧果黄了叫人爱/芭蕉熟了任你摘/菠萝大了任你采”来渲染“百种花果百样甜/随你甜到千里外”……然而整首歌词却没有写到椰树和椰果!

  ——水果与水果之间,和人与人之间一样,本来不该有贵贱之分。决定各种水果的价格档次,是稀有程度、培育难度、挂果周期长短等综合因素——难不成真的因为椰子树随意遍布山野,随意站立在屋旁路边,实在太过于平凡普通,因而未入作者法眼?无独有偶,另一首也堪称海南名片之一的歌曲《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写到了“我爱五指山的红棉树,红军曾在树下点篝火”。红棉树因有“英雄树”的别称,作者可能取其形象并从中寄寓意涵,这个可以理解。但据实而说,红军当年点的篝火,应该多在椰子树下——须知,椰子树虽然生命力极强,随时随地都能轻易成活,且随便随意都能长开,但树形长高了、树干长大了却并不一定就能结出果实来。所以游客们在高速路上或在轻轨动车上极目远处山岗,看到散落着的椰子树,基本上都结果不多,间或有某几棵孕育力特别强盛者,多情之下也就结出拳头大小的果实来。一如发育健康的婚龄女子,未能得到适时的充分耕耘。当然,远离人群索居山野的椰子树,终究也没有白活,它们也投身参与或碧绿葱茏或苍翠辽远的景色营造:为了土地的保湿,为了植被的绵延,为了热浪的兑减……

  于是可知,只有傍上人气,熏染上人间烟火,大多数椰子树才自然且乐意结出累累硕果。这也许正是椰子树眷恋人群,通达人性的一个待解密码,因了这个未知密码,多不胜举的椰子树才以自己“一身是宝”的功用,直接服务于岛民,当然也服务于岛上的民众革命——琼崖革命享有“23年红旗不倒”的标志性赞誉,在23个漫长冬夏里,根据地被敌人多少次追缴过、扫荡过、封锁过、清乡过?琼崖纵队战士和根据地群众,多少次靠着包括椰子水、椰子肉在内的所有热带野生食物的接济,才一次次化险为夷,最终才见到了东方鱼肚白以及接踵而来的璀璨暖色?

  另外,根据地里的高耸椰树,除了奉献椰果,其树干也成为琼崖红军的一项天然练兵用具。我从小就喜欢爬树,现如今人过花甲,在万绿园里,还能凭着双臂之力,从一枝粗壮的树丫“蹭蹭蹭蹭”地上树。一天几位耄耋老者在万绿园散步,其中一位看我双臂交替攀爬上树,便停下对我说:当年我也能随便上树,不但能上椰子树,还能上桄榔树,手脚并用“蹭蹭”几下就能蹿到树顶,而且往复多次大气不喘……说着他居然还要跃跃欲试。后经陪同者劝阻,这位叫我不得不射出钦佩目光的老者才恋恋不舍地作罢。随行者告诉我:老者当年曾是琼崖纵队的“小鬼”,抗日时代参的军,别看他现在年迈收缩成瘦小老头儿,可当年却是打仗好手,老者现在还经常在自家住宅院子里指着一棵挺直的椰子树,向后辈们讲述峥嵘岁月里的难忘故事……

  讴歌宣传海南风物而不提到椰子树,椰树族群不但毫不在意,而且还大度承认:没写到椰子树的《请到天涯海角来》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等歌曲,并不影响它们成为脍炙人口的好歌。所以,每当迎接远方来客,喇叭响起“柑橘红了叫人乐/杧果黄了叫人爱/芭蕉熟了任你摘/菠萝大了任你采”的优美旋律时,椰树族群们都不会赌气而停止舞姿,而当客人需要遮阳避暑时,椰树家族更不会允许家族成员中任何一个或赌气噘嘴不理睬,或冷若冰霜收阳伞。当然,海南建省后催生的新歌名片《永远的邀请》终于唱起“让椰风吹绿你,让海韵染蓝你”的时候,椰树全族上下,自然更加欣喜惬意地点头微笑,更加忘情陶醉地哗哗唱歌……

  

  作家简介:

  阿廖(原名:廖怀明)。中国作协会员,中国作协第七届代表大会代表。著有中短篇小说集《人档》,长篇小说《隐者显赫》, 《男根》,散文随笔集《阿廖抬杠》、《真性情 小写意》,评论集《东南亚华文作家微型小说导读》,纪实文学《根系海南——解惑宋氏家族》、《宋氏家族奠基人宋耀如》、《抗战时期的宋氏兄弟姐妹》。作品多次获中国报纸副刊好作品一等奖,中篇小说《人档》获中国煤炭文学“乌金奖”,长篇小说《隐者显赫》获海南省文学双年奖。与人合作的长篇纪实《绝对陷阱——海南“烂尾楼”的背后》被收入《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纪实文学卷》。

  2001年8月12日用13小时49分游泳横渡琼州海峡,被新华社通稿誉为“中国新闻界成功横渡海峡第一人”。

[来源: 海口网] [作者:阿 廖] [编辑:余冰月]

 
独家访谈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公众场合第一次见到王元化先生的,当时我在《新民晚报》副刊部当编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