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病来得太突然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12-23 07:38

  黄志伟

  严诺昨晚刚到朋友候峰家喝酒,怎么到第二早就病倒了。妻子从菜市卖菜回来,看着躺在床上的严诺,妻子不知如何是好?

  妻摸摸严诺的额头,并没有发烧。严诺说:“心跳得厉害,是不是心脏病又复发了?你去给我买一瓶定心丸”。

  妻子刚出门,严诺的电话响起来了:“喂,你考虑好了吗?我那条金项链可是我女儿花一万多元买给我的,你不能这样要啊,是退,还是给钱?”

  “我真的没拿你的金项链,真的……”严诺用手捶了捶自己的头回答。

  严诺躺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他清楚记得昨晚在候峰家喝酒的时候,风铃那低胸的衣服穿得十分露沟,一条精致的项链吊在她的脖子上,在她起身弯着腰与严诺敬酒时,严诺看得一清二楚。风铃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风韵尚存,楚楚动人。严诺走神了,当年不是父母反对,能和她结合现在该是多好!

  “来来,我敬老情人一杯,把所有的一切都在酒中忘了吧!”风铃已是有些醉意,频频向严诺敬酒。

  严诺听到这话,那愧疚的心如潮涌一般。他记得那年在医院做人流的时候,风铃泪流满面,那虚弱的身体一直站不起来。她望着严诺说,我已把整个生命付给了你,这一生,我们该如何面对?严诺想到这里,接过她的酒咕噜咕噜喝下。

  风铃酒够了,严诺酒也够了。严诺说:“风铃,我送你一程”。当他们来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下,风铃紧抱着严诺,给严诺一个疯狂的吻。严诺如回到热恋当初,对风铃也揽腰抚胸……

  严诺回到家,兴奋地睡去了。第二天早上7点,严诺的手机接二连三响起来。他一看,是风铃打来的。他接电话,风铃说她的金项链不见了。是不是昨晚那事你把我的金项链取走了?

  严诺脑子一轰,怎会有这么一回事?他再三声明不是自己拿的,但风铃还是不相信。

  风铃也许火了,她再次电话给严诺说:“如果你都认为自己没拿,那我就公开你的事给你老婆知道,到那时,你就懂得你的名誉该有多重。”

  “不不,风铃,你千万不能这样做,那项链多少钱我付钱给你就是了,我求求你。”严诺几乎说不出话来。

  严诺拿起手机,立即把一万五千元转帐到风铃的帐号中。

  严诺一连病了几天,妻子硬逼着严诺去医院。在病房中,他看见打扫街道的环卫站老黄也住了院。他们聊着聊着,老黄附着严诺耳边说:“我前几天在打扫时,捡得一条金项链,住院了,正缺钱,如你要2000元便宜给你吧!”

  严诺一看项链,一下子晕了过去。

[来源: 海口网] [作者:黄志伟]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公众场合第一次见到王元化先生的,当时我在《新民晚报》副刊部当编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