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猫与老鼠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12-17 09:59

  ■ 钟彪

  在人们的老观念里,猫天生就是老鼠的天敌。我少年时住乡下,几乎每户人家都养有猫,有的还成双配对地饲养,雌雄匹配、步履优雅地屋前庭后四处游弋,那神态沉稳、冷峻、慵懒,旁若无人中透出一种狡黠。养那么多猫何用之有,当然是用来对付老鼠的。那时的乡下民居窗户稀少,天光黯淡,到了夜晚亦只是用一烛豆粒般大小的煤油灯来照明,朦胧如地窖。如此这般,住宅里昼夜晦暗,正合了老鼠喜好混沌幽暗的禀性,以致猖獗如居无人之境,纵横捭阖,上蹿下跳,“吱、吱、吱”的歌儿此起彼落。每逢此时,饲养的猫儿就派上用场了。捕鼠前的猫总是躲在暗处,两颗瞳仁犹如燃烧的火球,可以洞穿沉沉的黑暗,像狩猎的狗亦像便衣警察,警觉而勇猛,一个虎扑便将老鼠熊抱,塞入嘴中。

  那时的猫总是饥肠辘辘。物质匮乏的年代连人的肚皮亦塞不饱,那一撮喂猫的饲料便贫乏得可怜:半碗米糠拌几根鱼骨头便是猫儿最好的佳肴,且往往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猫儿见到主人用餐,总会“咪、咪、咪”地叫唤着蹲在主人的脚下,两只前爪不住地划着圈圈,可怜巴巴地恳求分得一杯羹,但遂愿总是少之又少。这种半饥饿状态导致猫儿遇着老鼠总是紧追不舍,迅猛异常,猎捕的身影似老鹰捕小鸡那般干脆利索。那时家中能入口的小动物似不在少数,如苍蝇、蟑螂、虎壁,但猫儿从来不打它们的主意,偏偏只盯着老鼠。想来猫儿的选择不无道理,老鼠那身软绵绵滑溜溜的肉团,对于猫而言,堪称重量级的食物,捕获一只老鼠,既可让舌尖留香良久,又可充饥一整天,故而猫儿在冷状态下雀跃而起、怒发冲冠地追捕、撕咬老鼠,穿越我家厨房、客厅、厢房搅起阵阵烽烟、血肉淋漓的场景,既惊心动魄又叫人不堪入目。

  我的小学同窗范君那时痴迷画画,听课听得不耐烦,手里的钢笔不知不觉便在笔记本的空白处涂鸦一幅幅叫人猜不透的漫画。一日,范君突发奇想,将原本用铅笔绘一只花瓶的图画作业置换成一幅钢笔漫画:猫儿以水牛奋蹄的姿态驮着一牛车的老鼠在山水间转悠,领头的那只硕肥的大老鼠得意扬扬地在拉车的猫儿头上挥舞着鞭子,仿佛猫儿在给鼠儿当苦力。范君将这幅漫画作业交了上去,被图画老师在下一堂课当众取笑了一通,说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竟然成了它的克星——猫的座上客,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他家里从来不养猫。他父亲练得一手逮老鼠的绝活,听得老鼠在身后一丝风似地窜过,转身一个箭步弓腰扑地,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牢牢地夹起老鼠尾巴,一甩,那老鼠便动弹不得了,成了他父亲的篓中物。如此道来,便知范君那纸漫画亦并非没有来由的涂鸦,似乎寄托着他对老鼠的一种感恩之情。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猫与老鼠的关系比之范君当年漫画里的形情简直有过之无不及。记得那年夏天,我从单位回老家探望父母亲。恰是晌午时分,父母亲均已歇息,屋里静悄悄的。只见饭厅里餐桌脚边伏着一只猫,体大硕肥,淡黄色的体肤上横着手指般粗的青翠色的斑纹,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母亲饲养的猫儿,是养来对付老鼠的,母亲给它起名为翠猫。其时翠猫正在懒洋洋地吃着母亲给它安排的食物,吃一口闭一会眼,一副养尊处优的模样。再细看,不禁大吃一惊,它身旁竟然依偎着一只老鼠,却是吃一口便眨一会眼睛,还不时伸出小爪挠着那翠猫的腰身,翠猫却惬意地抖动胡须、轻哼咪咪予以回报。那老鼠许是听着了我的脚步声,警觉地抬起头瞅了我一下,倏地扭转身子朝暗处溜过去。翠猫只是朝逃走的老鼠看了一眼,复低头吃一口碟中的食物,伸一伸两只前爪又闭上了双眼。此情此景在我逗留老家的日子里,不止一次让我撞上,引起了我探究猫与老鼠何以从天敌变成同碟共食、亲昵如爱侣之兴趣。有两次,在老鼠被我吓走之后,我又将翠猫也撵走,仔细地察看那碟中的猫食,见有吃剩下的鱼、肉块和米饭以及一小碗菜汤,虽已冷却,仍凫娜着香气。便想,长年累月以如此丰盛美食喂养猫,吃得脑满肠肥,那老鼠对其还有什么吸引力。

  有了这几次目睹猫鼠亲昵共餐之经历后,当老友洪先生让我给他描绘一幅猫与老鼠亲密相处的水墨画时,我一点也不感到唐突。洪先生属虎,而虎属于猫科;他的妻子却属鼠。婚前一位自称精通周易的先生曾断言,不论从生辰八字抑或属相推测,他俩的结合难以持久,也许闹洞房时就会分手,然而婚后一晃就是25年,洪先生伉俪之笃堪称如胶似漆,恩爱日增。洪先生执意要我画一幅猫与老鼠恩爱的国画,为他举办银婚纪念活动时增添一点气氛。我深知自己的国画功底浅薄,但友情难却,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执笔为其作了一幅名曰“猫爱上了老鼠”的水墨画,画面上一只猫和一只老鼠亲密聚首,脉脉含情地亲抚着一条黄瓜。那黄瓜寓指其女儿小璜,因“黄”与“璜”谐音。洪先生一见便乐了,说这画构思巧妙,我们一家子都入了画框了。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钟彪]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公众场合第一次见到王元化先生的,当时我在《新民晚报》副刊部当编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