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余光中先生的《乡愁》谈起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12-15 15:16

  文/孙谷雨

  台湾著名诗人、文学家余光中先生于2017年12月14日逝世,享年89岁。提到余光中,很多人便会想到中学教科书里学到的那首诗歌《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对于在台湾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余光中来说,他很清楚自己的根在何处。对于大陆,对于故土的思念情怀,是一生都无法抹去的记忆。

  余光中的《乡愁》一直被无数人吟诵,而今,先生已经去世,谁还会在海峡的对岸思念大陆的故乡呢?

  很多人对余光中的印象始于《乡愁》,邮票、船票、坟墓、海峡......这些意象都使这首诗整体看起来更加沉重。在创作《乡愁》时,余光中不过二十多岁,余先生曾说,《乡愁》是他二十分钟一挥而就的。

  数次离乡,一生漂泊,诗人的孤独,文人的寂寞,在余光中身上充分显露出来。从江南到四川,从大陆到台湾,求学于美国,任教于香港,最终落脚于台湾高雄的西子湾畔,他一生漂泊,往返于两岸多国,却从未有过归属感。因此,他的诗作也多表达“思乡”“孤独”之感。

  余光中在采访中曾说,“如果我十二三岁,我的底蕴还不够我写《乡愁》。正因为那时我已经21岁,古典名著、旧小说、地方戏这些我都读过,我对中国文化的了解虽然幼稚,但已经很深入,印象很深,所以我不会,也不容易抛弃这个东西,再加上,我父母的乡音都一直蛮重的。”

  1966年,不到四十岁的余先生写了《当我死时》。诗中,他想到生命的终结是返乡,回到最初的自己,踏上当年的故土,“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他的一生,都在思考着生命的过程和意义,我想他生命的终结在另一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对人生归属感的寻找。

  余光中先生说,自己一直在和永恒拔河。拔河是余先生常常使用的诗歌意象,《与永恒拔河》、《水草拔河》都是余先生比较出名的作品,“滔滔的水声里/只有我,企图用一根水草/从上游到下游/从源头到海口/与茫茫的逝水啊拔河”。生命会逝去,时间会流逝,人在时间的长河里无处可逃,无处安放,最终走到终点,找到归宿。

[来源: 海口网] [作者:孙谷雨]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公众场合第一次见到王元化先生的,当时我在《新民晚报》副刊部当编辑。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