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歌剧《檀香刑》诞生记 独家专访编剧莫言李云涛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9-25 20:43

  原标题:李云涛:让《檀香刑》“立”在舞台上

  根据莫言小说改编的首部民族歌剧《檀香刑》历时六年精心打造而成。继6月23日在省会大剧院成功首演后,9月11日晚在潍坊开始巡演,再次引起业界和观众高度关注。记者在潍坊分别采访了歌剧的编剧莫言和编剧、作曲李云涛。

  《檀香刑》首演新闻发布会、首演,莫言都参加了,潍坊巡演,他还能参加吗?9月11日下午3点,在G187次列车上,我见到了莫言先生,他又专程为歌剧《檀香刑》而来。莫言说:“歌剧不是小说,它只是利用了大概三分之一的故事情节,是一种再创造,唱段唱词要求比较简练,通俗易懂,生动传神,朗朗上口,需要不断润色、打磨。歌剧艺术是迷人的,它的迷人之处在于每一次演出都是一次新的创作,都给人惊喜,在每一次演出和观众的交流中都会获得新的灵感。歌剧的事儿,你跟李云涛多谈谈。”

  9月12日下午,我见到了山东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院长李云涛教授,他说的关键词只一个“立”字,六年打磨,无非是要让《檀香刑》“立”在舞台上。

  十年:在等待,也在酝酿

  李云涛第一次读《檀香刑》是2001年,38岁,他是用高密话读的,或者说是带着茂腔调默“哼”的。“用高密话读,感觉特别有意思,你用普通话真不大行。用家乡话,太亲切了,里边那些事儿,感觉历历在目。”李云涛老家是高密市夏庄镇东李家苓芝村,上小学,就参加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就会唱茂腔,也会伴奏。“我看完小说,喜欢得不得了。”

  其实,李云涛憋了好多年的劲儿,心头萦绕着一个梦,要写部歌剧,李云涛想挑战自我,但是没遇到合适的题材。“作为个人,很难约人家给你写剧本啊。是不是?作为文艺院团可以约,走市场嘛。我是搞教学的,个人没法去约。你即便是约了,如果不合适,你谱不谱啊?这都是些现实问题。”李云涛说。

  机遇就在李云涛等待的时候来敲门了。

  2010年,山东省歌舞剧院排演《赵氏孤儿》,李云涛去观摩,他看到编剧、作曲是莫凡一人承担。“那天晚上,我就突然地,一下子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改编《檀香刑》的冲动,原来自己也可以跟莫凡一样,既当编剧又当作曲啊。这样我就不用去约编剧写剧本了。我想怎么写怎么写,想怎么干怎么干。我想早一点就早一点,想晚一点就晚一点,都自己说了算,不用去卡那个时间点。”李云涛回忆。

  李云涛回家后,又找出了那本《檀香刑》。越看越拿不下眼,简直入迷了,越看越想改编。“《檀香刑》的文学基础太好了,我又不是专业编剧,你要叫我凭空想象,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有了小说,等于有根杆子一样,顺着杆子爬吧。说实话,我真感到荣幸,摊上了这个好题材。有个非常优秀的作曲家,听说我们改编《檀香刑》,他一听说,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要改编呢,这个题材太适合歌剧了。”李云涛笑着道。

  2011年春节,正月初二,李云涛约着时任高密文广新局局长邵春生拜访在老家过节的莫言。一见面,他就开门见山:“莫言老师,我想把《檀香刑》改编成歌剧。他说,行啊,改吧,我没意见,你随便改。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他说的随便改,后来我琢磨,就是说,你别有什么顾虑,就按照歌剧的要求改。”

  回济南后,李云涛开始动笔。他最早想写个小型实验性歌剧,人物非常简单,四个人,在小剧场演出,实验性的,小众化的。就在那年秋天,莫言小说《蛙》获得茅盾文学奖,恰逢高密搞红高粱(国际)艺术节,莫言出席,李云涛把第一稿拿给他以后,莫言提出建议,最好搞成大型的舞台剧,根据小说的容量,小型剧涵盖不了。“后来,我觉得也是,搞这种现代派的实验剧,也不是我的强项。我的强项,还就是旋律型的,好听,我有这种追求,人物也多,好布局。”李云涛说。

  十年等待,李云涛48岁了,正是阅历、经历、精力最好的时候。他开始了歌剧创作圆梦之旅。

[来源: 大众日报] [作者:王志艳]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力求把社会中最美好的部分、人性中最善良的一面、生活中最珍贵的情怀,通过文学载体展现出来。这是海南知名作家吉君臣的追求。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