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树下摇曳的秋千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9-12 15:31

  露凝白,秋水老,对于秋收来说一个重要的节气——白露已经悄然过去。细数离开家乡的日子,已有一个月之久。在异乡短短的一个月里,竟有好几次因想家而失眠。正值白露那天,晚饭后,独自一人在校园里闲转,那棵挺立在教学楼前举着大把大把果实的核桃树吸引着我。前去打量,看有没有成熟的核桃从树上掉落,顺便捡来尝尝香。在核桃树下我仔细观察了许久,没有发现成熟的核桃掉落在地上,有点小失望,但一根椽子般粗细、横斜着向上生长的核桃树枝干却勾起了我的童年回忆。

  夜幕降临,回到教室。静坐窗前,望着藏在核桃树后的那轮明月,往事之书被思绪一页页翻开。一句王建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缓缓涌上心头。秋风轻轻拨动起核桃树叶,恍然间,我仿佛看见一架秋千正在核桃树下静静摇曳。

  记得读小学时,我家后院有一棵核桃树,高大挺拔,俊美茂盛。父亲说是爷爷和他小时候种的,那时候他好像刚刚能记事。三十多年过去了,那棵核桃树不断为家里输送着清凉和食物。现在回想起来,那棵核桃树也给我的童年带来了不少乐趣,和对于生命以及死亡的思考。

  每逢夏季,父亲在核桃树下铺一块毛毡,一家人东一个西一个在躺在树下乘凉,其乐融融;尤其到晚上,我和姐姐坐在母亲旁边,看着满天星星,听母亲讲着牛郎织女的故事,那种快乐无可取代。由于那棵核桃树高大粗壮,爷爷让父亲在它横斜着向上生长的一段树干上绑了两根麻绳,在两根麻绳垂吊到离地面五六十厘米处的两端拴上一块光滑平整的木板,这样一架秋千就出现在了我眼前,自此只要有时间我总要坐在秋千上荡一荡,似乎整个童年是被那架秋千荡走的。

  到了秋天,核桃快成熟的时候,我就想办法把穿着绿色外套的核桃从枝头摘下来,拿石头砸去它绿色的外套,然后撬开七八成熟的核桃,赶紧尝尝香,尽管每次尝到的都是苦涩味,并且两只手也都被核桃皮流出的汁染成黑黄色,但却依然很快乐。爷爷为了不让我吃生核桃,曾对我说,吃了生核桃长大了嘴会长偏的,那时候我相信爷爷的话,后来便不再去摘绿核桃吃了。爷爷还告诉我等过了白露,树上的核桃变会自己掉下来,而且外面的绿壳也会自行脱落,到那时候吃起来就有核桃的香味了。

  冬天的时候核桃树格外平静,它光秃秃的站在后院里像个沉睡在美梦中的守护神,不时有鸟从它枝干上扑棱飞来扑棱飞去打搅着它的美梦。阳光明媚的时候,爷爷会靠在它肥壮的树腰上晒晒太阳,抽抽闷烟。

  在我读六年级的那年春天,核桃树出奇的“沉默”,我等了好久也没见它长出一枚新芽,我去问爷爷,爷爷说核桃树在“换气”,明年春天就会正常发芽、长出叶子、开花结核桃。当初绑在核桃树的秋千,爷爷让父亲取下来,说等核桃树长精神了再绑上去。等到第二年春天,核桃树果然发芽了,但只是长出了三分之一的叶子,其他枝干仍然光秃秃的,有些枝干明显已经枯萎了。有一天,我看见爷爷坐在离核桃树不远的一块石头上,望着核桃树,长久沉思。那一年,核桃树没有结果。后来,我读初中二年级的春天,核桃树仍然没有发芽,爷爷说核桃树没换过气来,死了。也是那年夏天,八十六岁的爷爷离开了我。我始终觉得爷爷就像那棵核桃树,静静地站在风尘里带给我无限快乐,也给我的童年带来了许多温暖。

  如今,在异乡,一棵核桃树重又拉开我记忆的大闸,往事的洪流顷刻间将我淹没、吞噬。恍然间,我仿佛看见那架荡走我童年的秋千还在核桃树下静静摇曳,爷爷还坐在核桃树下晒太阳、抽烟。在生命的长河里,我相信每一次远行都是一次探索,都是一种修行。那些埋在记忆深处的往事,就好比生命长河里的漂流瓶,总有一天,时间之手会为你捡起、打开,或喜或悲,你会为之动容,沉静其中。

 

 

[来源: 海口网] [作者:唐兴义]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力求把社会中最美好的部分、人性中最善良的一面、生活中最珍贵的情怀,通过文学载体展现出来。这是海南知名作家吉君臣的追求。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