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头棒喝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9-11 10:40

  邓云乡先生是当代知名学者、作家、红学家和民俗学家,194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于文史研究方面受过系统训练,学识渊博,识见深邃,著文质朴敦厚,内容丰富多姿,无论讲述民俗物舆,描摹旧时胜迹,抑或钩沉文人雅事,探寻史实秘闻,均娓娓道来,语言隽永,意味深长,有口皆碑。

  尝记2016年暑期,余参加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组织的支教活动,赴内蒙古开展调研期间,曾在塞外名城包头停留数日,晚间散步时,踅进青城书屋内徘徊片刻,见有邓云乡先生著《云乡话书》出售,中华书局2015年4月1版1刷,精装32开本,版式美观,印制讲究,观瞻之间,怦然心动;信手一翻,又见有顾廷龙先生题签与董桥先生致邓云乡书札一通,均为彩色印刷,作为插页置于书前,书法或遒劲或隽秀,相映成趣,韵味盎然,越发不忍释手。于是,付款购置,拥书而返。

  邓云乡先生在一篇谈“二十四史”的文章中,曾谈到他所亲身经历的轶事一则,颇有趣味,云:“‘二十四史’标点出版,是大好事,对这套书的普及及未来影响关系极大。倒不是中国人吹牛,全世界也只有中国有这样一套辉煌的‘二十四史’,有钱的大款买整套的,没钱的小知识分子,零买几种。这好比把万里长城放在你房间里,可以沾点祖宗的光荣,洋鬼子是没有这个福气的。四十年前在南京,有一次遇到编《词源》的方毅老先生,问我是哪里毕业的,我说北大中文系。老先生板着脸问道:‘看完“二十四史”了吗?’我说没有。老先生脸拉得更长,冷冷地说道:‘连“二十四史”都没有看,那算什么中文系毕业的!’真是当头棒喝,冷水浇头。我再不敢回老先生话,只有后来慢慢地补课了。” 读罢此段文字,大为感喟。北大中文系毕业生因没有读过“二十四史”便遭到棒喝,放诸今日,则享受此等“待遇”者,夥矣。

  盖治文史者,须博览群籍,融会贯通,基础宽厚,方成大器,此自古而然且薪火传承之良法也。事实上,先秦时期,文史哲融为一体,实在难以细分锱珠。吾辈雅好读书,涉猎亦算广泛,仅以先秦而言,“诗”“书”之外,详读者尚有《左氏春秋》《国策》《国语》以及论、孟、庄、荀并屈赋诸篇,正是基于此种学养基础,日后浏览古典文史名著,才有通畅不隔之感。至于“二十四史”,详读者则限于太史公《史记》一书,不仅详读,重要章节还曾亲手抄录一过,至今受益良多;其次,如《汉书》《三国志》《后汉书》等,也曾多次摩挲,然仅限于翻阅而已,下的功夫实在不够精深。至于其它史书,尽管藏有不同版本,但徒作兴叹之望,今日想来,至为惭愧也。

  先贤前辈,于事业功业并道德学问诸方面有所建树者,在文史经典领域均下过苦功夫与硬功夫,如此,方能成就真学问与大功业,即便是前半生戎马倥偬、后半生忙于治党治国者如毛泽东先生,据其身边的工作人员讲述,他也常常挤出点滴时间,饱读过“二十四史”,并作勾画圈点,偶有感怀,信笔批注;至于宋代司马光编撰的《资治通鉴》皇皇盛著,一生中竟阅读过十七遍之多,相较之下,真令吾辈汗颜羞赧,作高

  山仰止之观瞻也。更记得在一本关于斯大林元帅的传记中,载斯大林平生亦酷爱读书,即便是在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德军兵临城下之际,斯大林也照常读书不辍,坚持每日读书至少五十页。且撇开政治和意识形态等方面不说,仅此坚持阅读一项,则也应该成为当代读书之人的典范也。

  晚餐之后,因公务活动自海口赶赴三亚,收拾行李时,随手拿起《云乡话书》一册,权作旅途消遣之用。车开之后,任意披阅,心有所感,信笔涂抹。年过半百,暮景桑榆,阅世既多,读书尚少,时不我待,珍惜点滴,牢记“棒喝”之语,庶几有所弥补也。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明斋]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力求把社会中最美好的部分、人性中最善良的一面、生活中最珍贵的情怀,通过文学载体展现出来。这是海南知名作家吉君臣的追求。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