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9-09 16:20

  琴瑟果腹,不知疾苦。逝如斯夫,问君何度。——《如斯》

  丢火车乐队的每一首歌都能听出不一样的味道。初听时给人一种迷茫和颓废感,再多听几遍时便从这迷茫和颓废中听出了一丝希望和方向感。可当你真正进去主旋律时,才能感受到它歌词里所表达的那种失落后的坚定和从容。

  生命中很多东西确实如此,特别是歌曲里所表达的那种沉寂后的爆发,对生命意义的一种表达,像很多人,忙忙碌碌,在生活的奔波里,没有头绪,看不见终点,看不清方向,每一个日出和黄昏都努力如斯。

  听这首歌时,就像是在听一个人讲故事一样,下午三点半,阳光照进房间,很暖,阳光正好,抽一只烟,再吃个早餐。这一天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很多人走了,都不会再回来了。那些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纵然是怀念,也不能回到从前。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无法了解,我们能做的就是爱我所爱,恨我所恨,人生那么短,好酒要喝完。但愿每一个夜深人静之时,都能有人陪你彻夜长谈,把故事讲完,把心事说完。

  现在,我们辗转于一座又一座城市,流离于很多地方,做很多事情,见很多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你我皆是池中游鱼,生如斯,去如斯,时间如斯,我等芸芸,琴瑟终究不得果腹,然,疾苦如斯,你如斯,我如斯。

  你一定听过很多故事,美丽而动人。人生去留无意,你喜欢过一个人,希望在余生里,会有个如爱自己般爱你的人,时光如水,过去的终将过去,再见,那个眉眼如阳光的人,不怪你们没有坚持,怪就怪逝者如斯,过去的已经过去,终究抵不过时间。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后来,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人终究再也没有回来。我们都常说后会有期,后来却成了后会无期。我们常说再见,可后来真的没有再见。

  到现在,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人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我们无从知晓,只知道他们曾在我们的生命中出现过,有那么一些瞬间是明朗的,有那么一段时光是充满回忆的。浮生万物里,所有的重逢最美不过是初遇,可初遇也终究抵不过最后的离别。

  如今,我们每天坐来来回回的公车,过忙忙碌碌的生活,生在疾苦,活在疾苦,却不知疾苦。但疾苦总会过去,悲伤总会过去,所有不愿期待的和渴望挽留的也都会到来。所以,只要努力,所有的美好都会到来,这些都是时间带给我们的最美念想。

  不得不说,时间真的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东西,不管什么都抵不过时间。转眼如隔世,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也渐渐发现,以前不想拥有的现在也未必渴望了。

  时过境迁,我们以为靠着弹琴鼓瑟诗情画意的就能生活,不知道人间疾苦。逝者如斯夫,时光飞逝,于是也便过成了人间疾苦。我们都曾梦想过美好的事物,但现实却很残酷。转眼多年过去,虽然还在悲凉的过日子,可是还是心怀梦想。

  转眼如隔世,已是很多年。前路遥无期,后路渐远。看那物是人非,已时过境迁。我们感觉活的越来越不被人懂,人前欢言人后孤独,心是悬空的,没有归属感。或许这些都是我们成长的痕迹,不被人理解却又在不断地成长。

  最后,但愿希望你也能从这首歌中听到归宿和方向感,但愿你能在迷茫中看见希望,但愿你不被时间辜负,不被往事牵绊,但愿你快乐无忧,悲伤渐行渐远。

[来源: 海口网] [作者:孙谷雨] [编辑:王思畅]
 
独家访谈
力求把社会中最美好的部分、人性中最善良的一面、生活中最珍贵的情怀,通过文学载体展现出来。这是海南知名作家吉君臣的追求。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