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坪之旅:一次诗意还乡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8-22 09:03

  盛夏之际,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40多度的高温,安康城就像一个大火炉,让人近乎窒息。与家人商量,不如趁着周末来一次“胜利大逃亡”吧,宁陕、镇坪、岚皋,都是不错的选择。源于一位诗人老师的《诗意还乡》,化龙山、飞渡峡、黄安坝草原,向往已久的景色便在眼前铺陈开来,最后,大家决定去镇坪。

  天气预报镇坪阵雨,果然,车刚到镇坪县城,一场雨就与我们撞了个满怀。镇坪本就是一个清凉小城,因为有了雨的陪伴,从安康带来的暑气,更是一点点消失殆尽。迎着清凉的雨水,往飞渡峡直奔而去,路边一丛丛芦苇已经有了秋天的味道,花圃里各色鲜花依然绽放着灿烂。似乎是天意,车行至飞渡峡景区的时候,雨渐渐小了,情人桥旁边一枝带露的玫瑰倾斜着身子,因为娇羞而更加曼妙。小路蜿蜒,通向密林深处。林边可见石凳、秋千,可供休憩的场地。溪流唱着山歌,山林浮动清风,此情此景,让人误以为进入了世外桃源。瀑布群藏在岔道里,五瀑八滩盛满水的精灵,白色的水花,宛若恬然仙子,石壁、峡谷、河岸都是她们的舞池,翩然起舞或纵身飞越,每一滴跃动都是秀色可餐。红豆杉在这里已属常见树木,珙桐花也在流水的转角处带给人惊艳。赏飞瀑,听流泉,山谷里流淌着自然之声,冥想梦田琴音,每一声都是天籁之音。飞渡峡,渡山、渡水,渡花草树木,就连我等凡夫俗子,也恍然飘飘欲仙。

  再往上走就是黄安坝大草原了。雨后的草原,空气格外清新,路旁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叫人大开眼界。大片大片的野草闲花欣欣然张开眼睛,慵懒地扭动腰肢,仿佛在等待路人的拥抱。休闲娱乐中心,有限的几间房子已经被人预定。草坪上有人在玩真人CS游戏,赛马场也指向了骑马射箭的乐趣。我们沿着山路攀爬而上,一直走到渺无人烟的草甸深处,头顶是蓝盈盈的天,脚下是软绵绵的草,真想在草地上打几个滚儿,纵情地吼上几嗓子,空旷的山谷并无回音,只觉得神清气爽。

  篝火广场还未燃起篝火,因考虑住宿问题,只好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黄安坝草原。回到镇坪县城,已是华灯初上。住宿的宾馆虽然不是国营的,但也干净整洁,给人宾至如归的感觉;去小饭馆吃饭,老板非常随和,因为客人较少,便也坐下来亲切地和我们聊天,温婉的方言,让人倍觉亲切。饭后,来到南江河边,一座精致的拱桥,连起了两岸灯火,桥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并不少见,如我这般,不知是过客,还是归人?忽而,一阵雨说来就来,“巴山夜雨涨秋池”,时日尽管还不到秋天,而如此清凉之境,恐怕注定要以这样诗意的方式融入吧?今夜,注定无眠。遥想千年前的诗人,也曾经立在巴山夜雨的中央,思情缕缕,惆怅满怀,而我,此刻却是独得宁静了。

  “要是让我一直住在镇坪该有多好。”就要离开相处了一天一夜的镇坪,几多不舍,几多感叹。这一次恋恋不舍,错把他乡当故乡,是因为小城的安静宜居、清凉,没有酷暑?还是因为小城的温婉,民风淳朴?我想,二者皆有。飞渡峡、黄安坝已深深铭刻在我的心里,化龙山、天书峡,又是另一种深度诱惑,美丽镇坪,一次邂逅终生难忘,明年,明年的明年,我还会再来!

[来源: 海口网] [作者:梧桐夜雨]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金波,1935年生于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诗人,儿童文学作家。大学时代开始文学创作。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