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只萤火虫(完)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6-23 09:19

  天还没亮,便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地轻敲窗户。人们行色匆匆,有躲在屋檐避雨的,有在餐厅休憩的,有在忙于生计的,就是没有人欣赏雨的清,雨的雅。那天早上,炘彧在电话里说了声“对不起”便离开了。其实,芷蕙并没有在意当晚的行为,那并不算什么,人难免会被情绪左右。

  雨一直下着,下了好久。不知道是雨天有些凉,还是心淡成冰,眼前萧瑟的雨景,让芷蕙觉得有些孤寂。傍晚时分,门铃响了,芷蕙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沐宸来了,“你来了,快进屋吧,雨那么大,淋着没有?”

  “对啊,突然下起大雨,幸好雨伞够大,不然就成落汤鸡咯。”雨水顺着雨伞滴落了下来,沐宸确实没有淋到。芷蕙迎沐宸进了屋,“你随意坐,我给你倒杯热茶。”沐宸看了看芷蕙家里的摆设,家具一应俱全,最明显的是摆满各类书籍的五层书架,静静地立在屋子的右侧。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雨中的街道,璀璨的灯光,繁华的都市。落地窗的左侧是三层的折叠花架,上面摆放了各式各样的盆栽,最特色的是放着多肉植物微景观的小物件。

  “你这,倒是别致。”“随意摆摆而已。”芷蕙将茶水放在沐宸前面,“喏,喝茶。”“最近好吗?”芷蕙开口问。“还不赖,找了份导游的工作,收入还行。”“行啊,挺合你的意。”“我也这么觉得。”沐宸哈哈大笑。“听说,炘彧来找过你了,好像不太愉快?”沐宸试探性的口吻问芷蕙。“来了,又走了,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芷蕙说完,便拿起茶杯呷了一口。

  “那就好,这里有两封信,炘彧说你看了就明白了。”沐宸将信递给芷蕙,“希望再见时,我们几个还是朋友。事,办好了,我得走了。”

  送走沐宸后,关上门,芷蕙首先打开炘彧写的信。

  芷蕙:

  原谅那天行为粗鲁的我,我只是有些失控。

  祭祀节那天,我一眼就看出梓烨的心思了,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这么犀利的神情。之后,每一次你与梓烨的接触,每一次眼神交流,都让我无比羡慕与嫉妒。妒忌一点点蚕食我的神经,我的灵魂,甚至将我吞没。 梓烨离开当天的早晨,我看到他往你家方向走,我悄悄地跟着,看到他放了封信到门口的邮箱。等他走远了,我便把那封信取走了,是我偷走了你们的私密,偷走了你们的时光。那封信,我一直带在身上。在月台送行时,我带着;在街角咖啡厅,我带着;你我临别时,我带着;但我始终没有拿出来。我总幻想着如果没有那封信,该多好呀,我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丢掉,可是我没有这样做,总觉得看着它才是最安全的,但看着它又有些愧疚,还真是矛盾啊。梓烨一直向我打听你的近况,我终究没有告诉他。可惜终究不是戏里的主角,到最后不得不离场,我只是希望你能记住我。

  芷蕙看完了炘彧的信,百感交集,是两人不言不语造成了今日的局面,但她红色记忆里的点点绿光,未曾消逝。她继续打开第二封信,那封信已经皱得不成样了。

  芷蕙:

  因为工作需要,我不得不离开这片美丽的桃源了。本想与当面告别,却又怕徒生伤感。纸短情长,见字如晤。

  园子里,树荫为你增添几分生机;朱墙内,祭祀为你增添几分虔诚;流萤中,绿光为你增添几分飘逸。 你,便是浊界中的一股清流,无论是羞怯的你,大笑的你,还是娴雅的你,每一面都是真实可爱的。能在林林总总中发现你,已是万幸。愿我能陪你看尽烈焰繁花,不愿一次离别,让这场邂逅无疾而终。不知,你可愿?

  芷蕙将信件放在带有三开门的粉色落地蚊帐床上,慢慢走到落地窗前。雨,已经停了,雨滴正顺着玻璃往下落。窗里倒映着的影子,不再消瘦了。今晚,雨洗尽了夹杂在空气中的纤尘,那只萤火虫正惬意地沿着繁花盛开的小径,缓缓归来。她想,是时候出门了。

[来源: 海口网] [作者:枫语·天一]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钟惠接受《海口日报》专访时,她开心地谈及自己7年网络创作的感悟,以及最近正在“试水”的影视剧本创作。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