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只萤火虫(九)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6-22 09:58

  皎洁的月光倾泻在林荫道上,湖面上波光粼粼,炘彧和芷蕙漫步在小道,享受着静谧的月色,感受着时光的流淌。

  炘彧明天就要离开,他知道今晚是最后的机会了,他相信有了这些天亲密接触的前奏,不抵触自己,结果应该不会太悲观。出门前,他还再三梳洗装扮才出来的。炘彧背着芷蕙清了清嗓子,确保最佳状态后便开口:“芷蕙,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感谢你这些天的陪伴,过得挺开心的。”芷蕙说:“快别这么说,你难得来一次,理所当然的。再说了,我也很开心。”炘彧觉得这是好的开始,并笑着说:“我希望今后能有这样的机会,你不介意吧?”“朋友嘛,理应要招待的,对吧。”芷蕙微笑地看着炘彧。炘彧知道芷蕙误会了,他止住了脚步,芷蕙也跟着停住脚步。

  “芷蕙。”炘彧严肃地看着芷蕙,她就像月光一样朦胧,难以触摸,“我希望我们能换个方式相处。”芷蕙怔住了,慢慢明白炘彧的意思,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炘彧用迫切眼神地看着她,“璨如星的你是那么耀眼,我总是不经意被你所吸引。”芷蕙听着炘彧说话时嘴唇上下开合发出窸窣的声音,这声音让她想起道路旁重檐三滴水结构的钟楼里发出齿轮“咔咔咔”的啮合声,让芷蕙想起锦源寺的钟声,浑厚又悠长,又让芷蕙想起梓烨的牙齿上下碰撞声,尖锐又清脆;她不知道嘴唇、齿轮、钟声、牙齿之间有什么关联,可她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它们来。“你倒是说句话呀,嗯?我就知道结果会怎样。”他看着缄默的芷蕙,不由得苦笑起来。

  “对不起。”等芷蕙回过神时愧疚地说,又怕炘彧太过在意,又补充说,“其实,你挺好的。”“是不是因为梓烨?”炘彧就是想问个明白,情绪上有些波动,但芷蕙没有回答。“他,就那么好,我不好吗?”炘彧看着芷蕙沉默,不自主地大声喊了起来,说完才发现自己语气过重了,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对不起。”其实,芷蕙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炘彧的问题,森林里的萤火虫没有告诉她,寺里的神像也不会开口,但她知道不能这么做。

[来源: 海口网] [作者:枫语·天一]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钟惠接受《海口日报》专访时,她开心地谈及自己7年网络创作的感悟,以及最近正在“试水”的影视剧本创作。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