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只萤火虫(八)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6-21 09:25

  七月流火,叶芷蕙也离开了,开始新的征程。

  安顿好之后,芷蕙便向奶奶、父母、沐宸、炘彧一一报了平安,有空时还会聊上几句。芷蕙每每走在华灯初上的街头,满眼、满耳、满身皆是喧嚣,商场内熙熙攘攘,方块状的车辆像行军似的罗列在棋盘上,时不时传来频率不一的喇叭声。城内不会变的就是它一直在变,路边建筑在变,灯饰在变,溪水在变,车道在变,人也在变……轻柔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芷蕙的思绪,原来是炘彧的电话。“芷蕙,吃过饭了吗?”“吃过了,你呢?”“吃好了,现在有空吗,出来坐坐呗。”“好啊,你怎么在这里?”“出公差呢,刚好有空就约你,芷蕙,你有什么推荐的?”“嗯,那就街角咖啡馆吧。”“好,一会见。”“一会见。”说完,芷蕙就挂了电话。

  芷蕙如约来到街角的咖啡馆,店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没有多少客人,很快就看到了炘彧。炘彧看到芷蕙,也招手示意。“等久了吧?”芷蕙不好意思问道。“不会,我也刚到。”“你看下,要点什么?”炘彧将饮品单递给芷蕙。“嗯,我看看,你点了吗?”“我已经选好了,等你选好了再一起点。”芷蕙翻看了下饮品单,“要个焦糖玛奇朵吧。”“服务员,点单。”

  “您要点什么呢?”“来杯焦糖玛奇朵、康宝蓝,谢谢!”由炘彧点单。“好的,请稍等。”服务员礼貌地拿着饮品单走了。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过来找我了,上次电话里说的时候,你还不确定呢。”“正好出差,顺道过来看看你。”炘彧笑笑地说。“其他人怎样了?”“都挺好的,沐宸还说有空聚聚呢。”“我什么时间可以啊,就是不知道梓烨能不能来。”炘彧迟疑了一下,才慢慢张口说,“他,也许忙吧,不一定会来的。”“哦,”说来也怪,明明两人都有彼此的联系方式,却很默契地互不打扰。“那……(他有提过我吗)”芷蕙还没问出口,就被服务员打断了。“先生,您的康宝蓝,女士,您的焦糖玛奇朵,请慢用。”“你刚才想说什么。”芷蕙用勺子搅了下玛奇朵,笑着说,“没什么。”也许这不该问的。“你出差多久?”“一周左右。”“那好啊,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请你吃好喝好。”“好啊,到时候可别说把你吃穷咯。”“那倒不会。”“芷蕙,自从离开流萤镇后,我总是想起夏日的那些时光,很美,很纯。”“还真的是呢,”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他们聊了很多,关于夏日的回忆、这周游玩的计划、工作上的问题,有说有笑,直到午夜时分,才离开。 夏日的记忆像泡沫一样可贵易碎,又是一种慰藉,芷蕙把它们珍藏在神识小匣子内,时时打开品味,她开始喜欢上打开匣子的感觉,在一掰一合间,感受着另一个空间的美好。今夜,流萤依旧不曾入梦来。

 

 

[来源: 海口网] [作者:枫语·天一]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钟惠接受《海口日报》专访时,她开心地谈及自己7年网络创作的感悟,以及最近正在“试水”的影视剧本创作。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