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哪去了?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7-03-19 14:24

  儿时,过年,是一年最大的期盼。每当春节才刚过,就眼巴巴的期盼着新年又要来临。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年岁的渐长,过年已不再是一年最大的期盼,感觉年味越来越淡了,再也找不到儿时过年热闹兴奋的感觉了。那么,我们儿时所期盼的年味到底哪去了呢? 儿时,年味就是赶集办年货

  记得孩提时,问父母最多的就是:什么时候过年呀?我们家怎么还不买好东西过年哈?每次父母准备置办年货迎接新年时,就迫不及待的央求着要跟着赶集买年货。因为这样就可以买些自己喜欢吃的糖果、年糕和有趣的炮竹玩。虽然置办年货要赶好几次集市,而且还要背着年货走好长的路,但每年我都乐此不疲,欣然而往。

  那时,平常是少吃到肉的,但到了过年,杀猪宰羊是少不了的。为了欢庆新年和招待过年时来的亲朋好友,村里每家每户几乎都要杀猪宰羊,到处都能听到被宰杀猪牛羊的嚎叫声,煞是凄惨壮观。

  而如今,我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几乎每天都能吃到糖果和新鲜的肉食,自己想吃的东西不再是过年时才能吃到,对过年也不再那么期盼了。

  儿时,年味就是收压岁钱

  儿时,过年,最期待的莫过于收长辈们给的压岁钱了。那时,虽是十块、八块的,但是每次都拿的心花怒放,心里美滋滋的。一个年下来,总共能拿到十几个红包,对于儿时的我们那可是一笔不菲的财产哈。虽然有一大部分会被“狠心”的父母收缴去,但是些许的漏网红包也够我们随心所欲的“挥霍”一段时间了。

  而现在,而立之年的我们收红包已不再是我们的“专利”了,我们每年得包好若干红包给父母和亲朋好友的小辈们。再找不回来年少时收压岁钱的那种兴奋感和期待感了。虽然,现在也能用手机在朋友圈里抢红包,但是那种得红包的感觉和儿时比起来,差远了去了。

  儿时,年味就是有新衣服穿

  小时候,过年就意味着又有新衣服穿了。在儿时那个年代,由于生活水平的有限和交通的闭塞,平时是少有新衣服穿的,除非过大年。穿新衣迎新年是我国一个比较传统的习俗,到新年开始的时候,每个人穿的衣服都要是新的,这叫“迎新辞旧”,表达对新的一年的美好愿望,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新的希望。我们这些小朋友,一到大年初一那天,个个一大早就穿着崭新的衣服,出去比谁穿的衣服漂亮,比完,结伴挨家挨户拜年讨吉利去。

  可如今,你想买新衣服,随时都可以买,随时都可以穿。买新衣服便捷到,拿手机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上网买到了。

  儿时,年味就是随意放烟花爆竹

  儿时,过年就是拿压岁钱买一大堆鞭炮,到处放。家里放,田里放,山上放,鱼塘里放……谁也不管你,可过瘾啦。有些坏伙伴,还把炸炮插到牛粪里点燃放,结果跑不及,被炸了一脸牛粪,哈哈。还有些坏蛋不经意间把鞭炮放到别人衣兜里,被炸的吓得魂飞魄散,看热闹的笑的前俯后仰……诸如此类,真是令人一生难以忘怀啊。

  现在,为了保护环境,减少污染,文明过年,城市里很多地方都限制或者禁止放烟花爆竹了,城市里鞭炮声少了,感觉年味也少了,偶尔放下鞭炮也是礼节性的,真真少了儿时玩爆竹时的童趣了。

  儿时,年味就是结伴看电影

  记得小的时候,平时是难得能够连续有电影看的,而过年就不一样了,为了迎新年,活跃过年气氛,初一到十五,天天在村里大礼堂里有电影放。那么,大人们也会过年时“阔绰一把”,给小孩子们一些零钱买票和零食,去看电影。这个时候,村里晚上是最热闹的了,礼堂内外灯火辉煌,人潮涌动,到处是卖各种零食的小贩和不远几十里偏僻小村赶来看电影,凑热闹的人群。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早早吃过晚饭,拿把手电筒,结伴去看电影。看完电影,还会去野外疯玩到很晚才回家。玩夜里捉迷藏,玩砸泥巴,玩木头人……虽简单,但真是其乐无穷,记忆犹新那。

  现在,没有礼堂电影了,有的是家庭影院,那时结伴去看电影,看完疯玩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随着时间的变迁,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已越来越老,生活也已越来越好,对过年的期盼也越来越少了,再找不到童年时过年的趣味了,对年味的感觉也变得如此之淡了,这的确是一个让人难以释怀的话题。兴许年确实变了,以前的东西只剩下怀念,但是年的味道其实还在。不管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年就是回家的那份期盼;年就是享受各方归来,一家团圆之乐;年就是辛苦忙碌一年后,暂时的身心放松和新的寄望。无论时代怎么发展,我们对家的眷恋、对年味的追寻,是所有中国人不变的情怀。

[来源: 海口网] [作者:何世英] [编辑:余冰月]
 
独家访谈
孙皓晖毫不思索地说:“客居海南多年,我一直有个心愿,想为海南历史题材的创作贡献一点力量。很多人可能都淡忘了两任伏波将军率领水军下海南的那段历史,但我想在适当的时候把这段历史捡回来……”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