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大人的电话

海口网 http://www.hkwb.net 时间:2016-12-25 10:21

  老妈偶尔会给我打电话,无非就是聊些家长里短,要么是外婆又吵着从三姨那里偷偷溜回老家种菜,外婆已经是个快到80岁的老人,一生操劳惯了,让她离开熟悉的乡村和土地去三姨家舒舒服服地养老,她可不干。要不就是催促我多问候下大姨,(我初中到高中求学期间在大姨家住),要懂得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以后经常让老公回村里抓农村小种鸡和野菜寄到大姨的城市去,大姨特地嘱咐我们不要再麻烦我们寄东西去。要么就是说最近我那个帅得掉渣的弟弟在大学里怎么样,总是让她不放心。最后无话可说了就只能和我谈文学作品。对,文学作品,我母亲大人就是这么高大上。

  最近的电话突然问我最近的创作情况,我敷衍她说:“你女儿就写几篇豆腐块的文章,偶尔瞎猫碰到死耗子,能发表在县级的刊物上。”

  她才不信,一本正经说:“我怎么不知道你多少斤两,散文还是写的不错的。”心里想,不愧是老妈,会夸人啊。

  她接着说:“我看比一些人写的好!他们都是靠一些人互相吹捧,吹来吹去还是那几篇作品。”正在喝水的我听到这里差点喷出来。

  “老妈,你整天在田里和瓜瓜草草打交道,人家互相吹捧的事儿你都知道,人家多少作品你都了如指掌啊?”

  老妈就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开口语言就这么犀利。

  “他们作品的语言还不如你细腻,感情真挚能打动人”她开始进入角色,越说越带劲儿了。“嘿嘿,越说越专业了,不和你瞎扯了,老妈我最近改写诗歌了”。我赶紧堵住她的话匣子。

  “改写诗歌了啊,你还是写散文好啊,我看你大学的作品都比现在写的好”我好不容易把话题转移了,她怎么又绕回去了。

  “最近作品不好,请问母亲大人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记得我最近发表作品的杂志没有带回家给她过目呀。”“好了,反正呢,你有时间就多看书,多写吧,人总有一点爱好和追求对不对?”

  “对对”

  我一个劲儿地点头。真是服了这个老妈了。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小时候就我们家孤零零地住在四面环稻田的山坡上,没有小伙伴玩只好一边放牛一边趴在地上写作业,只有叮咚的水从和老牛陪着我,老妈只教我干些简单的家务活,比如煮饭,割地瓜叶回家喂猪,其他下田锄草的事儿就不需要我和她分担,让我在家里安静地看书,这也给我创造了最初阅读的环境,故乡的一草一木都深深镌刻在我脑海里。这就是一个母亲最朴素的教育,像飞来的种子种在我心里,有时候她会给我讲红楼梦里的故事,我知道老妈是80年代的中专毕业生,当年考高考的时候查几分,努力补习几次都没能考上,最后只能去读中专,最后遇见老爸,有了我,对生活那么多挣扎,只能随意愕然。让她只能在这山坡上老实本分当一辈子的农民。她总是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希望我能比她有出息。

  第二次打电话来她不谈文学了,她说我那可爱的弟弟,弟弟和我都是浓眉大眼大长腿,虽然我比他大整整五岁,但是我们就是一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凡是认识我的人在大街上看到他,都会惊叹说“基因太神奇了”这肯定是星星的弟弟,简直就是“男版”的我嘛。小时候的我经常跟着外公外婆把家里亲戚家都串门吃百家饭,用妈妈的话我就是个“跑江湖”的。所以大家都认识我,等我到外地读书,弟弟上小学的时候,家里的亲戚还是亲切地把弟弟当成我整天来叫唤“星星”。弟弟小学时候我是学校里的大队长,有一次他犯错误被校长抓到操场上批斗,校长一看这摸样就知道是我弟弟,怎么不和姐姐学习呢?他上初中的时候,我已经上大学一年级,暑假刚好参加返乡大学生志愿者回来支教,被分到弟弟的学校和班级当语文教师兼班主任,他知道后一个暑假都不去班里上课,天知道他在躲什么?大学毕业后,弟弟已经上高中,我刚好要去他们高中学校实习,教高一年级,如果有缘成为他们班的老师,那他可就逃不掉了。后来因为考取现在的岗位也没能去他们学校,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妈妈说弟弟现在花钱总是大手大脚,三天两头就开口要钱买东西。言外之意怕他乱花钱,容我做他思想工作先,于是我充分发挥自己的班主任工作特长,在微信上给他上了一堂思想政治教育课,最后达成规定,每个月800块钱生活费,如果超支了自己想办法去兼职,不能再伸手向家里要钱了。他表示无异议,满口答应了。于是我把我们达成的君子协定和老妈说了,她也高兴地接受。

  谁知道过了一个星期,她来电话说自己不忍心,还是给弟弟多寄些生活费。有这样的老妈,实在拿她没办法,我还能说什么呢?

[来源: 海口网] [作者:李星青] [编辑:吴茜]
 
独家访谈
历史,如同一块厚重的黑天鹅绒帷幔,可以掩盖任何声音和细节。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